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09-12-07 15:12:04 分类: 挨个祸害

每年岁末,我都有一件必须做的事情,帮我妈搞一本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的挂历。以前台里没人,要托好多人,才能搞到一本。有时候拿到手里已经是映日荷花别样红的季节了。但我妈很喜欢,其实她看这本挂历,不是看今天是几号、星期几,而是看那上面的人。

虽然我妈退休之后没事,但整天坐地日行八万里,全世界的事儿差不多都知道,还经常打电话吓唬我,连电脑里流行什么病毒都知道。老年人上岁数,比较无聊,看报纸、看电视打发大部分时间,大部分信息就来自这些媒体。单位如果让我做什么电视剧采访,我都先问我妈;如果想采访什么明星,我也先问我妈。这方面她知道得比我多。所以我妈就特别喜欢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比如,她常问我:“那个叫柴静的主持人为什么总是歪着脑袋呢?”我说:“这您就不懂了,现在是歪脖2.0时代,脖子要歪二十度角。”我妈很杞人忧天地说:“那得颈椎病咋办?”

刚刚想到,年底该给我妈弄一本挂历了,就试探地问陈晓卿老师:“今年能否弄一本贵台的主持人挂历?”陈老师说:“已让人操办此事。”寒冷的冬日哪,突然来了一股暖流。什么叫“尼康,感动常在”?这就叫感动常在。谁说中央电视台只关心国家大事,有时候也关心老百姓的小事。
==========================
凌晨一点半更新:本来我出于好心,想感谢一下陈晓卿老师,因为一年就办一次的事情,他居然还替我想着,我连一个星期要做的一件事都会忘记。所以在这里由衷地替我妈感谢一下陈老师。但没想到,陈老师的朋友都看我博客,从这篇博客贴出来开始,陈老师的电话就没断过。半夜一点多钟,陈老师还在接听电话,内容只有一个,都是跟陈老师要挂历。陈老师是好人,但陈老师爱莫能助,中央电视台的正式员工每人只发两本,外聘的发一本,陈老师作为实习生只能发半本(到2010年6月),另半本还是跟别人要的。所以大家就别找陈老师了,可以找李咏、朱军、董卿,他们手里还有点存货。陈老师说:“以前不知道我有多少朋友,这回才知道自己有多少朋友。”

102 个黑猩猩响应 “感动常在” 我要当猩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