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10-01-03 1:11:05 分类: 挨个祸害

自从陈晓卿老师在新浪写微博,每次我们见到他就批判他。陈老师认为,去那个鸡巴地方写微博,没什么丢人的,理由是自己都可以在中央电视台工作,还有什么丢人的事情做不出来呢。这话听起来确实符合逻辑和道理,但本着治病救黑人的原则,能挽救一个是一个。即便他对自己要求没有底线,我们对他要求还是有底线的。我总跟陈老师说:“你是目前从中央电视台大门出来的唯一一个像人的人。”必须把陈老师架到一个大裤衩的高度,他才能时刻意识到自己其实是一个亭亭玉立、玉树临风的人。每次饭局,我和老六都会批评帮助他,希望他能迷途知返,重新做人。老六从他漏风的牙缝间挤出六个字:“人要活一口气。”对,这口气千万不能从牙缝间漏出去。

前些天,也就是我过生日那天,参加王小山的婚礼,现场去了好几百人,王小山作为京城一朵交际奇葩,人脉较广,认识的人来自各行各业,所以饭桌上能认识很多人。有个新浪的同学,跟我换名片,盛情邀请我去写微博,弄得我挺不好意思,如果这个网站像这个男孩一样真诚的话,我说不定就去了,但一想到该网站劣迹斑斑,就婉言谢绝了。

事实上,在今天的主流媒体上,你不可能在去说什么你想说的话了,你只能按照一种不成文的标准,去说一些不成文的话。你看,他们请你去的时候很客气,但是实行割礼的时候眼也不眨。如果你认可这种游戏规则,实际上就是在鼓励一种暴行。我干吗要鼓励他们呢。

多数人会认为,这点事儿说得严重了。但我认为,有些东西是不分轻重的,他们手起刀落的时候想过轻重吗?如果从商业角度去想,当你认可一种霸道买卖,则意味你对某些权利放弃。当你不认可,他没有市场,自然就活不下去了。如果你总是这样认可他,有一天你自焚都要不回这个权利。你可以不做恶,但要时刻意识到不要助恶。

陈老师今天醒悟了,声泪俱下地说:“你们以前说的真对,我当时没听。”陈老师准备回去写博客了,好久没写博客了。他说写微博太无聊了,尤其是那里聚集着很多无聊的人,本来觉得自己无聊到快不要脸的地步了,没想到在那里他是脸皮最薄的人。“你别觉得我脸黑就是脸皮厚,其实我脸皮挺薄的。”

我怕陈老师变卦,所以写了上述文字,立此存照。

83 个黑猩猩响应 “立此存照” 作为黑猩猩,我要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