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10-01-28 3:24:54 分类: 挨个祸害

有一本杂志叫《天下美食》,那里美女如云,他们通过美女攻势搞定了包括土摩托在内的对吃毫无品味的人去写美食专栏,我更感兴趣的是,让那里的美女给我做T恤衫的模特。我是一个很容易被美女说动的人,但我始终没有给他们写一个字,有时候觉得挺对不住他们的,这说明我的的确确不会写关于吃方面的文字,即便有美女诱惑,我也写不出来。但我又是个很喜欢吃的人,不喜欢在吃方面对付。我可以在很多方面亏待自己,但不能在吃上面亏待自己。

插播一条广告:胡淑芬老师征集微型喜剧,有意者请前往。地址在这里

比如这次去东北,我就很郁闷,到了东北就天天盼着回家,就是因为我不习惯东北菜。作为一个东北人,吃不惯东北菜,是不可饶恕的事情。但我对东北菜的接受仅仅局限在家里人做的,外面做的一律吃不下去。比如我喜欢我姥姥做的红烧肘子,炒土豆干,家里自己做的杀猪菜,甚至,粘豆包、黄面饼也喜欢自己家做的,以及各种生吃的蔬菜必须是自己家菜园子里种出来的,我才喜欢吃。

在沈阳,一哥们请我吃饭,问我想吃什么,我说,不是东北菜就行,于是我们决定吃日餐。去之前问陈晓卿老师:“沈阳哪家吉野家味道最好啊?”陈老师说:“沈阳北站那家。”于是我们专门去沈阳北站那家吉野家吃。确实挺好吃,五花肉长的泾渭分明的。

在美食写作方面,我还要向陈晓卿老师学习,平时饭局,陈老师都是含而不露,很少透露他写美食的心得,因为这东西可模仿性很高,一旦被人学会,天下都是陈晓卿了,劣币逐良币的道理陈老师很清楚,这种没有技术含量的写作,很容易让陈老师丢掉饭碗。所以,每当一道菜端上来,他会很热情地介绍,这道菜很好吃,至于怎么好吃,好吃的原理是什么,他从来不说。比如有一次,我跟他走在街上,他指着马路对面的肯德基说:“这家肯德基我还从来没吃过。”我好奇地问:“这家跟别的家有啥区别呢?”陈老师这时欲言又止,诡秘地笑了一笑。我明白了,然后就天天看他的博客,有一天他会写一篇《北京200家肯德基差异之研究》。

有一次饭局,陈老师一边介绍饭桌上的菜,一边说:“我吃过一家青海菜,非常好吃。”另一个对美食也毫无品味的老六说:“青海菜就是青岛菜和上海菜混搭在一起做的吧?”然后大家好奇,问:“这家青海菜在哪里?”陈老师拿出手机,翻腾了半天,找到饭馆的地址:“在东四北大街273号。”然后,陈老师看了看四周,便含而不露的介绍起这家青海菜:

“我第一次去吃是在一个月前,门脸不大,晚上去要早点,不然就没地方了,最近我又去了两次,改天我带你们去,真的特别好吃,跟新疆的吃法完全不一样。他们的洗手间设计得非常特别,男女指示标一般没有人能分得出来,十个人里有九个人会走错,有时候门口排着一队人,谁也不敢进去,我第一次去洗手间就走错了。洗手间是全木制的,据说里面的唐卡每块都价值一万元以上。里面的灯设计的也非常特别,它墙上四面都有镜子,你看每个镜子发现自己都不一样。据说他们这个设计都申请专利了。他们的手纸都是自己设计的,上面画的画,在不同的光线下图案一直在变……”

陈老师滔滔不绝介绍了有一刻钟这家青海菜洗手间的特色,说完后,大家都沉默了,桌子上的饭菜没有人再去动一筷子。饭局就这样结束了。

我算发现了,全世界写美食文章的人,都从来不写这吃的有多好吃,都是扯别的,有一个算一个。这就是美食家们写作的真谛。

今天在网上劝陈老师离开新浪微博,他抱怨说:“你的粉丝真的很讨厌,天天监督我,张嘴就来:你丫怎么还在这儿?”是的,全世界的人都看不惯陈老师在新浪写微博。不过现在好了,陈老师马上离开新浪了,去网易写微博。这是进入2010年之后我听到的唯一利好消息。所以,羞辱陈老师的博客至此也告一段落。

34 个黑猩猩响应 “陈晓卿谈美食” 作为黑猩猩,我要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