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10-01-29 23:39:57 分类: 闲扯

前些天没事看了一个电影,2D的,里面有个情节,马克·查普曼老师在图书馆里看到一本书,这本书曾经影响过他,再次看到,他立刻觉得人生的意义是什么了,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然后他到了纽约,在一个晚上,他在一家公寓楼前,冲着一个叫约翰·列侬的人开了几枪。这部电影的名字叫《刺杀约翰·列侬》,查普曼老师在图书馆里看到的那本书叫《麦田里的守望者》。

据说这部电影里的很多独白和台词都是查普曼老师后来的供词,他想到刺杀列侬得那一刻,内心的独白就是:我要让这本书大卖。当时看到这里有点不明白,这本书跟他要刺杀列侬的动机有什么关系呢?后来明白了,《麦田里的守望者》把那种叛逆的东感觉写的很酷,很迷人。也就是说,一旦你受到这本书的影响,并且真的有机会想去表现这种酷的时候,会忍不住。

在查普曼老师的眼里,列侬是个很虚伪自私的人。这一点后来在列侬前妻辛西娅·列侬的传记里也得到证实。大概艺术家都很自私虚伪,只不过查普曼觉得列侬尤为过分一些。于是他产生了除暴安良的幻觉。

《麦田里的守望者》的确是一本坏书,但它包装的很好,因为叛逆者东西谁身上都会存在,不会因为这个而被如何,比如它就不会被当成黄段子,因为它比黄段子更具有文学价值。你说如果有人把黄段子写的都跟《麦田里的守望者》一样,是不是会把某些人气死?

47 个黑猩猩响应 “像文学一样写黄段子” 作为黑猩猩,我要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