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10-03-17 14:41:06 分类: 沿着瞭望塔

小说修改得差不多了,现在可以一边改一边贴了。有耐心的就慢慢看吧,一共有19万字左右,如果修改顺利的话,每天可以贴出来两千来字。没耐心的不用耽误时间,可以去做点感谢国家的事情。

 

1

“约翰,你一直心不在焉!”保罗·麦卡特尼摘下耳机,脸上露出愠色,“和声部分应该是‘啦——啦——啦’,不是‘啊——啊——啊’,你一直低半度”。

“对这种小女生才会喜欢的歌曲,我确实没感觉。”约翰·列侬轻轻摘下耳机,耸了耸肩,用一副挑衅的口吻说,“你可以找克利夫·理查德来跟你和声。”

“你这样我们没法继续下去了。”麦卡特尼使劲敲着面前的麦克风说。

“保罗、约翰,你们冷静一下。”菲尔·斯佩克特在外面通过麦克风对他们说。做为制作人,斯佩克特在制作这张专辑过程中,已经无法控制某些局面了,列侬和麦卡特尼一直互相拆台,乔治·哈里森和林格·斯塔尔也很消极。

列侬转身走出录音间,在外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旁边的乔治·哈里森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刚才的争吵,专心致志地看着报纸。

斯佩克特走过来,“约翰,我想跟你谈谈这张专辑的事情。你们出于对我的信任,才选择了我,并且希望我能带给你们一些帮助,现在我有些爱莫能助。”

“这个保罗最清楚。”列侬冷冷地说。

“也有你的责任,约翰。”斯佩克特皱着眉,“全世界最牛的摇滚乐队确实很牛。”

“菲尔,这怪谁呢?”

“我现在好像不是在给伟大的‘披头士’录音,而是在给四个傲慢的英国人录音。想想你们第一次登陆美国的情景,也许你们会放下自己各自的想法。”

“我们都长大了,菲尔,但是还没有老去,还不用靠那些回忆活着。”

“难道你们想在下一张专辑里告诉歌迷,这是一张由四个人而不是‘披头士’创作的一张拼盘?”

“从现在的情况看是这样。我不明白,为什么把我写的《革命#2》和《那些发生在街上的事》两首歌拿掉,你作为制作人,并没有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约翰,这两首歌曲也许放在《白色专辑》里更合适,放在这张专辑里有点太不协调,你知道,制作人最怕出现这样的事情。”

“对,有人对革命不感兴趣,包括那些门外的歌迷,他们希望我们永远唱《我要握住你的手》《你所需要的都是爱》。但我不喜欢哄那些小孩了。”

“约翰,”一直专心看报纸的哈里森突然指着报纸说,“你应该去中国,那里正在进行一场革命,”

列侬侧过脸,瞟了一眼报纸,“乔治,那上面说的是什么?”

“中国有百万红卫兵参加革命,但是他们好像还吃不饱饭。”

“乔治,你别听他胡扯。”菲尔说。

“我此时此刻真应该出现在中国的街道上,跟红卫兵一起呼喊口号,这才是我的理想,而不是唱那些直起鸡皮疙瘩的歌曲。”列侬说。

“约翰,你的最大的理想主义已经完美地实现了,你和你的伙伴成了世界上最伟大的摇滚乐队。”

“我不喜欢走到哪里都听到这样的话:你们是最牛的摇滚乐队,我爱你们。我受够了。”

“约翰,你的电话。”录音助理过来示意列侬去接电话。

列侬站起身,推门出去了。菲尔看着列侬的背影,摇摇头,“他怎么还是跟个孩子一样?”

电话是鲍勃·迪伦从美国打来的。

“约翰,没有耽误你录音吧?”

“没有,一点也没有,现在是休息时间。”

“什么时候出片?”

“不知道,我根本不关心这些。”

“那我们聊聊天吧,我现在烦死了。”迪伦懒洋洋地说。

“你还烦?你可不知道我有多烦。”

“怎么了?约翰。”

“保罗还在唱那些泡妞歌曲,我一听就要吐。你烦什么?我昨天还在报纸上看到你戏弄记者了。”

“我讨厌那些狗仔队,他们像影子一样跟着我,我就像在纳粹占领区的犹太人一样。我不想在美国待着了,想去一个没有狗仔队的地方,连迈阿密这种没文化的地方呆着都不踏实。”

“那我们去中国,他们正在革命,没有狗仔队。”

“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

“明天我就去美国找你。”

迪伦哈哈大笑:“那三个人会杀死你的。”

迪伦确实有些烦躁,列侬故意拿着电话不放下,两个人有话没话胡聊了起来,半个小时过去了,助理进来示意列侬去录音,列侬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跟迪伦聊天。

录音间里,麦卡特尼不停地看着手表,这是第几次看表他已经记不清了,他把耳机摘下来,扔在桌子上,推门从里面出来。

“菲尔,你看到了吧,有人在拆台。”

“保罗,”菲尔站了起来,把一叠曲谱摔在调音台上,“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没什么,可能有人要去当首相了。”

斯佩克特沉默了一下,“我很担心这张专辑无法按期完成。”

“我也无能为力,”麦卡特尼说,“事实上就是这么回事。‘披头士’是一支全世界最赚钱的乐队,但是他们向全世界宣布,他们不再进行巡回演出,他们要专心创作一些更有思想的作品,让自己像政治家一样。我早看出来了,它就是一支赚钱的乐队,除此之外它狗屁不是。”说完,麦卡特尼拿起外衣,头也不回地走了。”

 

2

迈阿密。列侬见到了迪伦。

“你不会真的让我跟你一起去中国吧?”迪伦冷冷地问。

“是的。”

“你们英国佬真会开玩笑,我们两个到了中国,一句中国话都不会说,会马上被他们抓起来,然后扔到河里喂鱼吃,你只能跟鱼革命。”

“你听我解释,是这样……”

“不,不,约翰,我确实不是一个习惯当明星的人,但我也不想到那么一个连汉堡都没有的地方去。”

列侬没有想到,电话里跟他无话不说的迪伦,见面后态度竟是这么冷淡,让他有些尴尬。

迪伦坐在酒店阳台躺椅上,他好像根本没有意识到列侬的存在,他喝着咖啡,抽着万宝路香烟,或者向眼前走过的穿泳装的女孩瞟一眼。偶尔,他会把墨镜摘下来,冲着阳光晃一下,然后再戴上。

列侬看着这位有点傲慢的美国人,一时不知该怎么说。他疑惑,难道这家伙在电话里只是随便说说?

“你为什么会选中我?为什么不带一个会说中国话的人?”迪伦终于说话了。

“鲍勃,那天通完电话,我很认真想了一下,中国之行,我需要你。”

“我对革命没有任何兴趣。我喜欢看看书,唱唱歌,或者有一件漂亮的皮夹克,我讨厌周围全是人,这是我一生的追求。”

“你答应过跟我去中国。”

“我以为你那是喝醉了说胡话,我也信口说了一句胡话,你别当真。”

“我因为你那句胡话就飞过来了。”

“你太冲动了。你为什么不去找格瓦拉?我只会制造一些交通事故。”

“鲍勃,只要你还留在美国,你就会不停地制造交通事故,就会有八卦记者跟在你的后面,还有那些无聊的乐评人,天天分析你的那些歌词,探索你的心灵,你很享受这些吗?你跟一只废弃的可口可乐瓶子没什么区别。”

“哦,不,我讨厌这些,这让我很烦。”

“这就是为什么时代代言人可怜兮兮地躲在迈阿密的海滩边上偷看那些姑娘大腿的原因。”

迪伦瞟了一眼列侬,“我在成为代言人之前就喜欢了。”

“在中国,没有人会认识你,你是最自由的。”

“约翰,这是大事,至少我要跟经纪人和唱片公司或者家人商量一下。”

“那就泡汤了,我们最好的方式是不辞而别。”

“别扯淡了,我们去吃饭,晚上去看‘大门’乐队的演出。你知道吉姆吧?这家伙现在很有意思,我在盼着他取代我成为新的代言人。”

“他是个诗人对不?”

(未完待续) 

90 个黑猩猩响应 “沿着瞭望塔(1)” 我要当猩猩

我来当猩猩

请输入您看到的数字:

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