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10-04-01 0:00:40 分类: 闲扯

巫昂老师是我的前同事,比我早一年到三联工作,后来辞职单干,她是从三联出去后唯一一个没有做主编的前同事。她干的野鸡事情很多,比如自由撰稿人,制片人之类的,后来对伪科学发生浓厚兴趣,还出过一本书《房事秘笈》……不一而足。

跟巫昂老师做同事的时候,交流不多,她是社会部的,我是文化部的,偶尔,巫昂会跑到楼上给我们讲几个笑话,然后就消失在茫茫人海。她给我的印象是很有趣,那时候三联的同事都很有个性,而且这些人个性从来都互不跟风。巫昂算是一个非常奇特的人物,她整天跑那些无聊的社会新闻,但是经常会送给我们一本她自编自创的限量发行版的诗集,据说她当时是下半身诗人的代表之一。

最近巫昂老师写了一本小说,《星期一是礼拜几?》,讲的是发生在《三周刊》里的事情,大概看背景你就知道一二了。我迫不及待跟巫昂老师要来书稿,果然,那些人物、故事、情节是那么熟悉,巫昂老师很幽默,人物在她笔下栩栩如生龙活虎,我一边看一边乐。当然,如果你不熟悉三联,大概看得一头雾水,有些文字你只有对上号看起来才起劲。

在小说快结束的时候,巫昂老师想起了我,然后补充了一句,给读者留下了一个侧影。这段话如下:

“文化部来了一个穿着黑色朋克T恤的瘦子,他的侧脸有点像辛普森大叔的大儿子巴特,其神情仿佛正在对2012年的世界局势发表意见……”

我问巫昂,为啥我的戏分这么少?巫昂说,要不给你加戏?我说算了,我又不是戏霸,而且片酬就那么点。因为真正精彩的人物已经让我看得很过瘾了。前面说了,跟巫昂老师交流不多,现在想想,是否也是幸事?

21 个黑猩猩响应 “星期一是礼拜几?” 我要当猩猩

我来当猩猩

请输入您看到的数字:

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