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10-04-24 10:15:06 分类: 沿着瞭望塔

62

罗大佑把列侬和迪伦送到了大路口,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地图,塞到了列侬手里。

“大佑,谢谢你。我们会回来的。”列侬说。

“你为什么不跟我们一起去台北呢?”迪伦问。

“我喜欢海边,这里有我的梦想。”

“打鱼?”列侬很好奇。

“约翰,也许是为了一个姑娘。”迪伦说。

列侬和迪伦匆匆告别了罗大佑,踏上了去台北的路。路上,列侬仍略有所思,“鲍勃,你说为什么罗大佑他喜欢待在那个衰败的地方,他不应该留在那里。”

“他心里的大海远远比他身边的大海宽阔。”

 

63

台北,一座看上去比马尼拉繁华干净许多的城市。列侬和迪伦像两只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罗大佑先前给他们的地图他们已经派不上用场了,让他们感到不知所措。俩人只好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走着走着,迪伦兴奋地喊道:“约翰,你看。”

列侬顺着迪伦手指的方向望去,他看到了一家唱片店。

“我们去音像店里看看,也许能从那里知道Teresa在什么地方。”迪伦说。

“会吗?”

“如果我在利物浦找你的话,一定先去唱片店,随便问一个买你们唱片的人,他一定会告诉我的。”

“希望你走运。”

两个人钻进了唱片店,一进门,列侬一眼就看到了邓丽君的唱片海报,列侬望着大幅海报,对迪伦说:“你看,她比在东京的时候漂亮多了。”

“吉姆真是个了不起的人。”

“我希望有一天能看到雷金的海报。”

“约翰,虽然我没说,但我心里一直觉得你了不起。”

“应该是雷金了不起。”

两个人沿着满墙的磁带唱片寻找着,终于在一个地方找到了邓丽君的磁带。

“一、二、三、四、五、六……”列侬用手指数着,“我的天,她出的专辑比你和‘披头士’的加在一起还多。”

“我把它都买下来。”

“嗨,鲍勃,你看这个。”列侬指着一张鲍勃·迪伦的唱片笑了起来,“这里还有你的唱片。”

迪伦走到近前,在一堆唱片里面翻腾着,“妈的,他们趁我不在,给我出版了这么多精选集,一定以为我死了,这样连版税都可以不付了。我要把它都买下来,回去研究一下,他们是怎么拿我赚钱的。”

“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带你离开资本主义社会的原因。”

迪伦拿出一摞钞票,递给列侬,“约翰,你去帮我付钱。”

“你为什么不自己去?”

“那个收银员会认出我,自己买自己的唱片,会吓到他。”

“你长得已经不像那个过去的鲍勃了。”

“哦,约翰,还是我自己去吧,这里也有很多‘披头士’的唱片。”

付完钱,迪伦站在收银台旁,终于有一个人拿着一盘邓丽君的磁带过来,迪伦赶紧走过去,拿起一盘邓丽君的磁带,问:“我想知道怎么能找到这个人。”

“她?”

“是的。”

“那你得去日本找她。年初的时候她跟一家日本公司签约,不在台湾了。”

两个人失望地走出唱片店,列侬走在前面,低着头,半天不说话。突然他转过身对迪伦说:

“鲍勃,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

“见Teresa

“可我们根本没有想过,见到她有什么用?她能帮我们去那边吗?”

“当初我只想到她的面条了。”

“好了,鲍勃,现在麻烦来了,这里举目无亲,东南西北都搞不清,我们的护照泡在了海水里,连菲律宾人也不是了,那场空难没有幸存者,我们没有任何证明能向人解释清楚我们是谁,来自哪里。”

“你是约翰·列侬,这谁都知道。”

“我是约翰·列侬,对,凭着这张脸吗?”

“当然。”

列侬冲着来往的人大喊:“我是约翰·列侬!‘披头士’的约翰·列侬!”

一个路过的人奇怪地看着列侬:“你神经病啊?我还是保罗·麦卡特尼呢。”

“鲍勃,你看见了吧,在这里,没有人知道我们。我们像两个得克萨斯州农场的乡巴佬。”

“我一直说我要录制一张乡村歌曲的唱片,至少现在外形没问题了。约翰,你不要紧张,我们不是一直这么过来的吗,总是磕磕绊绊,总遇到意外,我早就习惯了。我们现在就站在中国的土地上,只是政治原因,我们无法顺利到达对面,但这已经是离我们想象中的革命战场最近的地方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如果遇到警察,都说不清是哪个国家的。”

“这最好了,我们就说是从中国大陆偷渡过来的,他们就把我们遣送到大陆,你不喜欢这样吗?”

列侬忍不住笑了,“鲍勃,你总是这么讨人喜欢。”

“仅局限于狗仔队。”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我们得找个地方吃面条,我的肚子不干了。”

(未完待续)

10 个黑猩猩响应 “沿着瞭望塔(48)” 作为黑猩猩,我要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