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10-04-30 20:48:06 分类: 沿着瞭望塔

68

第二天吃完早饭,迪伦说:“我要去上班了。”

“你不会是去找那个乞丐吧?”

“对。你也可以去。”

“我没兴趣。”

“如果你想找我,可以到那个天桥上,门票五美元一张。”

迪伦说完转身出去了。他知道,在这里无所事事还不如给自己找点乐子,没有任何身份证明就意味寸步难行,他不想整天看着列侬那张愁云惨淡的脸。和列侬不同,迪伦从来没有对未来失望过,最初,他对去中国参加什么革命毫无兴趣,现在,他反而相信,他一定能去中国,列侬太把革命当回事。迪伦根本没有把发生的任何事情当回事。

刘文正在天桥上唱歌,迪伦想,如果有一天他必须靠这样的方式生存,他也不拒绝。在孤岛上待了五年之后,他把绝望磨没了,剩下的全都是希望。

“你还真来了?”刘文正对迪伦的出现感到很惊讶。

“人最重要的是什么?”

“什么?”刘文正疑惑地看着迪伦。

“守信用。”

“对了,我把你昨天教我的歌改成中文了,它变成中文一样押韵。”

刘文正一边说一边调着吉他弦,漫不经心地问迪伦:“你是从哪里的?”

迪伦看了看四周,故意作出神秘状,贴近刘文正的耳朵说:“大陆那边。”

刘文正一惊,下意识往后躲了一下:“那你是共匪。”

“共匪?你们这么称呼我们?”

“你来台湾做什么?搞破坏还是间谍?”

“教你唱歌。”

刘文正乐了,“那你不是共匪,那边的人连饭都吃不上,怎么还会唱歌呢?”然后他打量了一下迪伦,好像昨天根本没见过他一样,“你是从美国来的。”

“为什么?”

“美国口音。”

迪伦想从刘文正这里了解到一些关于基隆港口的一些事情,可刘文正除了对唱歌之外的事情都没兴趣,他知道的和自己知道的差不多。

连续几天,迪伦都会来找刘文正,列侬急得要命,滞留的滋味是很难受的。

“鲍勃,你还去见那个乞丐?”

“是的,我们真的要开演唱会了。”

“听起来很有趣,就像我们当年在楼顶上一样。”

“行了,约翰,别躲躲闪闪了,跟我去吧。”

列侬要是整天不开心,迪伦也不会舒服到哪里去,必须让他接受目前的现实。就这样,列侬被迪伦连推带拉地出了门。

“鲍勃,你是个知道怎么生活的人。”

“你是个浪漫的人,浪漫的人不需要懂得生活。”

“我倒想看看你是怎么现实的。”

当两个人爬上天桥的时候,眼前的场景让他们惊呆了。

“上帝!鲍勃,你看这也太现实了。”

眼前的场景是,有两个人把刘文正按倒在地上又踢又打,吉他弦一惊崩断,零钱散得到处都是。刘文正抱着头痛苦地在地上挣扎。

迪伦立刻冲了上去,边跑边喊:“住手!”

两个人收住了手脚,抬起头,见来了一个外国人,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个指着迪伦说:“少管闲事!”

迪伦没管那人,走到跟前准备哈腰把刘文正从地上扶起来,没想到那人上去就是给迪伦一拳,迪伦没有防备,被打了一个趔趄。

列侬也跑了过来,“你们为什么这么粗暴?”

那俩人听不懂列侬在说什么,大声嚷嚷:“滚开!滚开!”

迪伦再次走到近前,准备扶刘文正起来。那人抬腿便向迪伦踢去。这次迪伦有防备,闪身躲开。另一个人扑上来从后面把迪伦抱住,列侬见状,也立刻扑上去与其中一人厮打起来,天桥上立刻乱作一团。混乱中,列侬抓起地上的吉他,狠狠地朝对方脑袋砸去,“砰”的一声,那人被砸倒在地。列侬一不做二不休,转过身又朝另一个的脑袋上砸去,又是“砰”的一声,手里的吉他被砸碎了,那人捂着头倒在地上。

“你们为什么要打人?”迪伦质问躺在地上的一个人。

列侬把刘文正扶起来,“他们为什么打你?”

“他们一直在这里欺负人。”刘文正一边擦着血一边说。

列侬冲上去又朝地上的那个人踢了两脚,边踢边骂。另一个人挣扎着要起来,列侬又冲过去朝他拼命地踢起来。而且,列侬越踢越起劲,地上人哀号着满地打滚。

迪伦被列侬的疯狂惊呆了,认识列侬以来,还没见过他如此暴力过,他像一头扑住了羚羊的猎豹,想在羚羊挣扎时用最残忍的方式致对方于死地。

“约翰,约翰,行啦。”迪伦喊。

列侬好像根本没有听见,反而更加疯狂了。

“警察来了。”刘文正说。

迪伦看到,警察从天桥两侧朝上面冲来。

“约翰,快跑,警察来了。”迪伦冲上前去拉列侬。

“别管我,别管我。”列侬更加疯狂。

警察迅速从两边合拢过来,把他们包围在中间。这时,列侬才住手,他抬起头,冲着警察喊:“来吧,来抓我吧,我是从大陆过来的。”迪伦站在一旁明白,这话是说给他听的。

他们被带上了警车。列侬笑着说:“鲍勃,我们终于要去中国大陆了。”

迪伦点点头。他看着列侬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一脸横肉,蓬乱的头发,眼神中充满了杀气,迪伦觉得有些好笑,列侬心里积郁了多年的怨气今天总算全都释放出来了。

“约翰,你是好样的。”

“不许说话!”警察呵斥道。

列侬冲警察喊:“我们只是从大陆到台湾旅游,有人街头打人,你们警察为什么不管?”

警察急了,指着列侬说:“住口!”

迪伦看着这个警察,他脸上的横肉比列侬的还多还夸张,上嘴唇右侧有一处很重的伤疤,这更加突出了他的凶相。

(未完待续)

12 个黑猩猩响应 “沿着瞭望塔(52)” 作为黑猩猩,我要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