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10-05-19 14:38:39 分类: 闲扯

高希希老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虐马事件,说关于疯掉多少马死了多少马都是三联生活周刊记者王小峰给具体化的。他说:“这个事情的源头应该就是这里。但是我当时说的是,拍摄很艰苦、很累,拍摄过程中确实有超时的现象,马都快疯了,都不愿意上场。我只是一个形容,但是王小峰可能为了具体化数字,所以写成了那样。后来再经过一些人别有用心地传播,把概念扩大化,事情就演变成今天这样。”记者跟我核实,我也说了:“我写的东西都是真的,我所有的采访都有录音。可能高希希接受的采访太多了,他自己也记不大清楚了。”

我平时除了喜欢在博客上胡编乱造我周围这些朋友的段子,正式采访中我还从来不敢乱写,这是最基本的职业操守,我在做记者的经历中,因为采访只遇到过一次麻烦,就是采访《亮剑》的军事顾问,我根据他讲的内容整理出来,里面提到了一个内战时期的司令员,司令员子女找上门来,说顾问讲的那段属于他编造的,侵犯了一个司令员的名誉,要求道歉。因为这个顾问是个军事专家,我这方面是外行,军事上的事情他不会乱说吧,所以没有进行核实就给登出来了。到底顾问说的是真是假,这里面又牵扯进去一些什么,我不清楚。我真希望有一天自己去核实一下。

高希希老师说的是我给具体化,实际上他在接受我采访之前,跟其他媒体也说过。因为一个动物保护组织找过我,列举了几家媒体报道此事的情况,我才知道我的报道还不是独家。呵呵。关于虐马这件事,当时我的报道写出来之后小动物保护组织的人找过我,声讨高希希。怎么都过去一年了,还提这事儿,死马又不能当活马医。

我把录音找出来了,又听了一遍,我希望是我编造的,然后向高老师道个歉。但录音中高希希老师说话字正腔圆,疯死马匹数字确实是他说的。我还没那个想象力能把数字具体化。不过我也能理解高老师,不怪他,接受媒体采访多了,就记不起来到底跟谁说过什么样的话,就跟陈晓卿一出门总是记不清到底去过哪一家日餐馆吉野家一样。

28 个黑猩猩响应 “高希希老师健忘” 我要当猩猩

我来当猩猩

请输入您看到的数字:

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