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10-05-31 1:26:05 分类: 杂谈

今年是我们86级毕业整整20年,大家要聚会一下,回顾一下过去20年的艺术人生。这篇文字是我为86级同学开的公共博客写的。如果我还能记得起来,我会一直写下去的。看能不能写100条碎片。可能有些记忆模糊了,有写错的地方,请同学们指正。

这个博客本来是放在新浪的,我们学生会主席要我做管理员,你说我能去新浪管理吗,我二话不说,就把博客搬到网易了。没想到网易的博客是全天底下最烂的博客,后台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建议丁磊没事别老养猪,养一个懂点美术的人。

001  第一次踏入法大校园,是拿到录取通知书的第二天,当时新生还没有报到。我骑车从北三环绕道正门进入校园,第一眼看到的肯定是教学楼,从外观上看,它颇似文革打砸抢之后的遗迹,如果拍文革类题材的电影,可选该教学楼做背景,美工不用做任何修饰。

002  骑车想在校园里转转,不到30秒,不小心从后门出去了。

003  那天校园内正在修路,外地同学可能不知道,原来校园是土路。

004  第二件事是去操场,我希望看到一个有400米跑道的操场,这样可以在一个标准的操场踢足球。到了操场后,被眼前一米多高的蒿草挡住视线,我找啊找,球门在哪里呢?后来才知道,操场一圈只有250米。

005  回家后开始思考一个问题:是不是退学重新参加一次高考,这个问题一直思考到大二暑假。

006  宿舍在联合楼,我住的宿舍一共18个人,两张上下铺的床并在一块,这样才稳当。但每次大家都上了床,看起来很暧昧。比起楼上女生宿舍,我们18个人一宿舍算是幸运的,女生一个宿舍43个人。宿舍原来是北京歌舞团练功房,木质地板。据女生说,后来有人谈恋爱,回来比较晚,穿高跟鞋在地板上一走,另外42个人都醒了。

007  北京是个很干燥的城市,但在我们联合楼男生宿舍不起作用。一楼宿舍阴冷潮湿,每天最痛苦的就是脱了衣服往被窝里钻,被褥跟洗过的一样。有同学仔细观察,发现头天晚上一只干燥的杯子,第二天早上看杯底下有一层水。来自长春的同学林松为此生了褥疮。那时候最盼望的就是晴天出太阳,好到外面晾被子。不过晾过的被子只管一天干爽。

008  高中同学来法大看我,晚饭带他去食堂,他边吃饭边对我说,你还说你们学校没有美女,你看多漂亮啊。我抬头一看,进来一排女生,个个貌若天仙。我说那是北京歌舞团的演员。同学睁大眼睛,夹菜的筷子凝固住了,饭粒粘在唇边久久不肯落下。突然他放下筷子,站起身冲了过去,冲着一个女生说:“怎么在这儿碰见你了?”女生一惊:“怎么是你(How are you)?”同学对我说,那女生是他初中同学,原文化部长某某某的女儿,如果你看电视剧《西游记》,片头会出现一排七仙女,那个穿紫色裙子的就是她。

009  后来,我高中另一个同学常常以来法大看我为由,要求我请他吃晚饭,害得我有段时间饭票不够用。

010  当时的法大被北京歌舞团、北京曲艺团、北京舞蹈学校和一所中学分割。所以,中国政法大学是当时除艺术院校外美女最多的校园。

011  在学院路呆了四年,食堂的味道就一直没变过。我印象最深的是食堂的酱豆腐,它是食堂所有食物中最好吃的食物。

012  现在我坐在电脑前回忆,大学四年任课老师我能叫上名字的只有三个人,一个是教刑法的王治文,老头太喜剧了,刑法里有那么多罪,但是强奸罪他讲了半学期;一个是教宪法的陈小平,他是第一个骑着平板三轮车去广场送花圈的人;还一个是教刑事诉讼法的洪道德,之所以记住他是因为89年大家参加革命的时候他在学校进行了一次缺席期中考试,并且占学期总成绩的40分,期末考试我虽然成绩及格,但总成绩不及格,加上后来英语不及格,毕业前据说不给我发毕业证。我找洪老师请他高抬贵手,那是我大学唯一一次求老师,但洪老师坚决不让步,就是不让我及格。

82 个黑猩猩响应 “法大碎片-1” 作为黑猩猩,我要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