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10-07-03 23:27:36 分类: 杂谈

巴西输了之后,贵国的足球评论家铺天盖地在拿功利足球说事儿,邓加和他的巴西队被钉在了功利足球的耻辱柱子上。实际上,“功利足球”从1994年就用在了巴西队身上,反正只要巴西队踢得不像那些足球评论家想象的那样好看,就是功利足球。我操,咋没有人说那些傻逼评论家是“功利评论”呢。

这常常让我想起在我博客后面的一些“功利留言”,比如总有那么一些想把自己的大脑外接硬盘放在我博客上的人希望甚至要求我写一些他想看到的观点或者他想看到的对某个事件、现象的评论,最好是我能写出他的心声。这号人跟雨后蘑菇一样隔三差五就冒出来几个。其实我也可以学会来事儿,专挑你喜欢听的话说。但老子最烦的就是这类傻逼,我写什么是我的事儿,你爱看就看,不爱看滚鸡巴蛋。别动不动就说什么“没有这么多人看有你今天吗”“有了点名气脾气就大了”之类的傻话。我写博客的时候当时的点击量是0,而且,以前没有博客我过得也挺好,跟有多少人看没关系,别他妈没事把自己整得跟一个债权人一样,让全世界都欠你。

既然功利无处不在,干吗老抓住巴西队的功利足球不放?人家爱踢什么你管得着吗,输了球也跟你没关系。最近这两届世界杯,你说说有哪支球队踢得比巴西好看?谁踢的不是功利足球,凭什么你让巴西人踢艺术足球?你香港武打片看多了?

你完全可以回到贝利时代的巴西队中去,踢得很漂亮还能拿世界冠军。但是现在的对手已经不是当初的对手了,时代变了,你还让巴西队刻舟求剑,这不是笑话么。贵国人吧,球踢得不匝地,评论分析足球的人也都鼠目寸光,喜欢用被专制思维下的那一套东西要求别人,难怪穆里尼奥老师说中国的足球记者和足球水平一样。有人可能会说,你什么事儿都要上升到政治和社会高度。没办法,既然能看到那么高,干吗不用高标准呢,难道降低到你这种层次上?

贵国人的思维方式就是“包青天”意识,贪污腐败的时候,他希望有个包青天出来,而不是希望建立一个完善的机制。慢慢就患上了奴才依赖症,没事就依赖一下谁,总希望别人跟他想象的一样,不一样就是背叛他。人家巴西队,想怎么踢是自己的事儿,您倒真不把自己当外人。

巴西队很像1982年的阿根廷队,心气十足,来南非就是取奖杯的,一路上遇到的对手都不足以成其为对手,尤其是,意大利、英格兰、法国这样的传统强队途中夭折,更突显了巴西的强大,举目望去,真有点高处不胜寒。1982年的阿根廷也是这样,天才马拉多纳初登世界杯赛场,那时候阿根廷也是世界冠军,也是卫冕来的。但是小马对巴西人的世纪一踹,把阿根廷踹回了家。这回梅洛的没谱一踹,也把巴西人踹回了家。不知老马看到梅洛那致命一踹,会作何感想?也许他有些幸灾乐祸,但他一定更清楚,想拿世界冠军,只能挨别人踹,不能踹别人。所以,在1986年,马拉多纳率领阿根廷队,一路被对手踹上了冠军领奖台。

你可以看看,巴西队和三国里的关羽没啥区别,心高气傲,大意失荆州。甚至邓加也被这种假象冲昏了头脑,巴西人只会享受胜利,很少面对过失败,在世界杯的历史上,每逢巴西队输球,都输得很狼狈,因为这些天才们从来就没有准备体验过失败。当荷兰队反超之后,你再看看巴西队,踢得跟八一队一样。这时候连河南队都能灭他们。但这,跟功利足球无关。德国落后塞尔维亚,意大利落后斯洛伐克,西班牙落后瑞士,都很狼狈。这是所有球队面临的相同问题,在技术水平无可挑剔的情况下,比的是心理素质。难道踢艺术足球在落后的时候心理素质就比功利足球好?

你可以想象,巴西队落后荷兰队一个球,仍然不紧不慢,罗比尼奥在中场颠着球,戏耍着斯内德,然后轻轻地传给卡卡,卡卡用脚后跟蜻蜓点水挑过前面的后卫,把球传给法比亚诺,法老骑着单车把库伊特晃得嘴歪眼斜,站立不稳,慢动作显示,法比亚诺骑单车的速度相当于时速70迈,还好,库伊特没被撞进杭州天堂。法比亚诺晃过库伊特,把球传向中路,中间接应的罗比尼奥用宋世雄老师常用的一个词叫“拍马赶到”,胸部停球,然后用左脚背潇洒的一颠,再用右膝盖轻轻的一磕,还未等球落地,他再用左脚尖一碰,球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像吸在罗比尼奥的身上一样,然后左边一晃,右边一带,就把守门员斯特凯伦伯格晃到身后了,面对空门,罗比尼奥就是吹口气都能把球吹进去。此时,罗老师脑海里闪现了无数中国足球评论家,无数双目光在盯着罗比尼奥,罗老师知道,这球不能进,太简单了,太功利了,只有技术含量没有艺术含量,如果我踢进去了,会遭到中国人的耻笑。想到这里,罗比尼奥又左一晃,右一带,又把守门员斯特凯伦伯格给晃回来了。然后罗比尼奥抬脚铆足了力气,把球回传给距离35公里外的梅洛,梅洛得球,用韩乔生老师常用的一个词叫“衔枚疾走”,不管前有追兵还是后有堵截,他长驱直入,又把球带进了对方半场,把球传给了边路的罗比尼奥,罗比尼奥在边路颠着球,戏耍着斯内德,然后轻轻地传给卡卡,卡卡用脚后跟蜻蜓点水挑过前面的后卫,把球传给法比亚诺,法老骑着单车把库伊特晃得嘴歪眼斜,站立不稳,慢动作显示,法比亚诺骑单车的速度相当于时速70迈,还好,库伊特没被撞进杭州天堂。法比亚诺晃过库伊特,把球传向中路,中间接应的罗比尼奥用宋世雄老师常用的一个词叫“拍马赶到”,胸部停球,然后用左脚背潇洒的一颠,再用右膝盖轻轻的一磕,还未等球落地,他再用左脚尖一碰,球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像吸在罗比尼奥的身上一样,然后左边一晃,右边一带,就把守门员斯特凯伦伯格晃到身后了,面对空门,罗比尼奥就是吹口气都能把球吹进去。此时,罗老师脑海里闪现了无数中国足球评论家,无数双目光在盯着罗比尼奥,罗老师知道,这球不能进,太简单了,太功利了,只有技术含量没有艺术含量,如果我踢进去了,会遭到中国人的耻笑。想到这里,罗比尼奥又左一晃,右一带,又把守门员斯特凯伦伯格给晃回来了。然后罗比尼奥抬脚铆足了力气,把球回传给距离35公里外的梅洛,梅洛得球,用韩乔生老师常用的一个词叫“衔枚疾走”,不管前有追兵还是后有堵截,他长驱直入,又把球带进了对方半场,把球传给了边路的罗比尼奥,……我就不再复制粘贴了,这就是艺术足球。

其实,谁都想看一场好看的比赛,而且,只有巴西队能做到这一点,于是,人们就对巴西队期待更高,但足球比赛不是艺术体操比赛,比的不是动作优美,而是进多少个球。1982年的那届巴西队,艺术化很强,最后输给了意大利。但那时候没人指责意大利踢功利足球,而是认为意大利一直就这么踢。意大利拿冠军也好,输球也好,都不会被扣上功利足球的绿帽子,只有巴西不能踢功利足球。

其实不管是艺术足球,还是功利足球,踢不好的原因都是一样的,人们都先入为主的不喜欢功利足球,输了球就拿功利足球说事儿,人们喜欢制造伪命题,也就是贵国足球评论家会这么瞎鸡巴分析。实际上巴西队的功利足球踢得也非常漂亮,看上去仍然跟巩俐足球一样——即便容颜不如当初。

39 个黑猩猩响应 “什么叫功利足球?” 我要当猩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