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10-08-29 14:25:24 分类: 杂谈

先播放一条片头广告:
光明行10月3日到7日去宁夏吴忠市进行白内障手术,曾经通过我博客捐款的同学,有没有兴趣去参加志愿者?如果这段时间有时间,请跟陈小姐报名,发邮件到她的邮箱:
terrichan@126.com

最近橡皮常委会在讨论取消贪官死罪,争论很激烈。各门户网站原来都有这条新闻,后来不见了。其实都是瞎他妈争论,打击贪官跟有没有死刑有啥关系?

一个普遍流行的观点是,现在贪官罪大恶极的,判处死刑有震慑作用。有人老拿刘青山、张子善举例子,说杀了这两个,后来就没有人敢贪污了。我就不喜欢这种调调,这哥俩被判死刑是典型的人治,“因为贪污相当于今天171万人民币的数目,原本判死缓被毛主席亲自下令枪毙。”哈哈,原来毛泽东就是刑法。当时的社会环境对培养贪官条件不好才是后来一度没有贪官的原因,跟杀刘张二位关系不大。

我认为,你就是对贪官们动用史上最残酷的刑罚,他们也照样贪污。明朝的刑罚够狠的了吧,但是明朝的贪官最多。道理谁他妈都知道,制度有问题。仅靠严酷的刑罚来赌制度的漏洞,还颇有点精卫填海的精神啊。所以,对贪官处不处死刑,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我的祖国对惩罚贪官这一点上,确实一直没有手软,但是跟打手枪一样,要是没事就打,手总是会软的。那位男同学,你是不是身有感触?实际上,制度上有那么大的漏洞,有那么多潜规则,谁坐在那个位置上都不会坐怀不乱的。历史上中央集权的特点就是中央逐步对地方失去控制,到最后守不住了,哗啦一下。历史不就是这么死循环过来的吗?

有一个关于钱穆的故事:

钱穆10岁的时候,有一天,体操老师钱伯圭摸着钱穆的手问他:“听说你能读《三国演义》?”钱穆答道:“读过。”钱伯圭借此教诲学生道:“这种书以后不要再读。此书一开首就有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一治一乱之类的话,这是中国历史走错了路,故有此态。如今欧洲英、法各国,合了便不再分,治了便不再乱,以后应该向他们学习。”

一个体操老师好多年前就看出症结了,那些人不会看不到吧。保留对贪官处死刑,实际上就是保留包青天,还是延续人治的魅力。只要杀一个贪官,百姓就拍手称快。你得给官老爷这个被歌颂的机会啊。这种做法是最好的障眼法,反正贪官挺多的,现在看谁不顺眼闭着眼睛随便拎出来一个毙了都不冤枉。我看这不是杀鸡儆猴,是杀鸡敬民。如果靠死罪能解决贪污腐败问题,那这事儿在明朝早就解决了,干吗今朝还会出现这种现象?

今朝是不会找出一个完善制度的,你试试,拿一把刀,从自己身上割下一块肉,你下得了手吗?既得利益者放弃利益,一般只能做到一点:施舍。没事给民众施舍一两个死刑贪官用来解气玩,多好啊。从这一点来讲,它的最高量刑死刑就不该被废除。

网上有篇文章,说得貌似有理有利有节,实则狗屁不通。但是代表了最大多数人民的看法,绕着事实本质说了一圈,此文叫《贪官死罪存废辩论不能回避国情现实》。我发现,凡是什么事情一说到国情,就变成扯淡了。我的祖国的国情核心问题就是不敢面对自身问题。

贵校校长徐显明认为,贪官最好是判处不减刑和假释的无期徒刑,这比死刑还让人难受,叫生不如死。但也不解决根本问题,那样各地监狱该人满为患了。或者在脸上刺字,写上贪污的数字,但又涉嫌不尊重人格,也不行。哈哈。

70 个黑猩猩响应 “跟死刑没啥关系” 我要当猩猩

我来当猩猩

请输入您看到的数字:

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