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10-09-01 18:59:12 分类: 挨个祸害

今天我突然想吃炖肘子了。
春节期间,陈晓卿摆家宴,做了一道红烧肘子,真好吃。
色泽红黑,香气扑鼻,吃起来肥而不腻,瘦而不柴。
我是一个吃上一次就知道怎么做的人,可能是天分使然。
想吃肘子,就想到陈晓卿老师做的那款了。
买了一个大肘子,用脱毛液去毛,洗净,放锅里煮。
两个小时后捞出来,基本上七八成熟了。
剔掉骨头,将肘子肉切成适合尺寸大小。
锅里放上油,烧开,将肘子放进去,爆炒,
1分钟后,放入适量的水,没尽肘子,
放上八角、香叶、花椒、姜等调料,
炖上半小时,放入盐,少许糖及料酒,关小火,继续炖。
此时屋子里飘满了肘子的香味儿。
我的口水也随着肘子的香味到处乱窜。
待锅里的汤水渐入肉中,便可盛上食用了。
我打开锅盖,哇,浓烈的香气喷薄而出,绕灯管三日不绝。
待香雾散尽,我仔细端详,咦?咋跟陈老师的版本不一样涅?
于是电话陈老师,请教美食经。
“为虾米我炖出来的肘子看上去白吧呲啦的?
而你那次炖出来的肘子黑红黑红的?是不是应该放酱油?”
陈老师严肃地说:“放酱油味道就变了,万万不能放酱油。”
那怎么才能做成你那样的肘子呢?
“我每次做,快熟的时候,我都掀开锅盖,
把脸凑过去,晃一下,肘子就变黑红黑红的了。”

下回我放大一张陈晓卿老师的照片,以备不时之需……

(专业做法,可能导致面部嘘伤,严禁模仿)

78 个黑猩猩响应 “并非菜谱” 我要当猩猩

我来当猩猩

请输入您看到的数字:

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