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10-09-19 16:30:42 分类: 杂谈

中国足球,从年维泗时代,就已经变成民众批评的对象,到了王俊生时代,批评升级成谩骂,随后的阎世铎和谢亚龙时代,人们对中国足球的谩骂都已经变成无能的力量。换句话讲,在我的祖国,只有你还没有骂过中国足球。

中国足球象征着这个国家言论自由的最高尺度,为什么对中国足球的批评尺度可以很高,对其他方面的批评尺度就可以很低?这是个耐人寻味的问题,答案一直在风中飘着,因为中国足球首先不涉及到意识形态,虽然在我的祖国,体育也是政治,也是意识形态,但这需要一个前提,就是当它被需要政治的时候,它就是政治,比如中国女排、比如奥运会,比如金牌都属于政治。中国足球无法变成政治,是因为它不能代表中国形象。其次,据说领导们认为,没事让百姓骂骂中国足球,可以消消气,让他们暂时忘记物价上涨、交通拥堵、贫富分化等等一切社会矛盾最尖锐的问题。所以,中国足球可以攻击、谩骂、侮辱。如果有西方一小撮媒体指责中国言论自由问题,我们至少可以把中国足球拿出来,色厉内荏地严正告诉他们:我们中国的言论自由尺度远远大于你们骂总统的尺度。

由此看来,中国足球也是政治,只是领导们还没有挖掘出这一块的政治意义。同时,我认为中国足球也代表了中国形象,它和刘翔、姚明、乒乓一样,甚至超越了他们所代表的一切。中国足球就是整个中国开放三十年的一个位缩景观,把它放大,它就是我的祖国全貌。刘翔、姚明、乒乓能做到吗?显然是不能够的。

中国足球代表我的祖国全貌是经过几代人的胆战心惊的汗水换来的,他们饯行了一位领导的嘱托:胆子再大一点,步子再快一点,一年一个样,五年大变样。如果以“5·19”为一个起点,在经过五个五年计划后,他们终于走进去了新时代。

这是颇有预言色彩的传奇,它的预言在于,如果中国能像中国足球那样被民众对待,25年后,它可能会变成一个新中国。所以,领导们都明白,在足球领域开辟一块言论特区,做做试点看看效果如何。从目前来看,25年实验得出的结论是,中国可以像中国足球那样腐败,但结局绝不像中国足球那样。

绕了一圈,我想说的是,现在人们都看明白了,中国足球的问题是体制问题,这个体制问题包含两方面,一是体育政治化形成的举国体制带来的弊端在中国足球造成的副作用,足球虽然市场化,但只停留在门票和一些大头俱乐部的市场化层面上,根上并没有市场化,还是举国体制的构架,两个板块的挤压形成地震是早晚的事情;二是如何解决这个体制问题,这个看起来很容易,隔壁王二说:“那就按市场化的方式改变就行了。”理论上是这样,但是既得利益者怎么可以放弃自己的利益呢?如果足球改变了体制,别的领域出了问题怎么办?是不是也要改?都改了谁去获得利益呢?没有利益的事情谁会去干呢?

中国足球的问题乃至更大的中国社会的问题,都不是死结,解开它很容易,就像传统变戏法的魔术师身上的那件长袍,掀开它很容易。可是你要知道,那里面有他们的小秘密哦,轻易是不能掀起它的盖头来的。所以,他们宁可看到10年后有另外一批赵亚龙、张一民、北勇进去,也不愿意让人们看到他们的小秘密。你要记住,知道的太多不好。

39 个黑猩猩响应 “知道的太多不好” 作为黑猩猩,我要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