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10-10-18 15:12:53 分类: 闲扯

片头广告:我的博客RSS订阅一直有问题,据说是把我屏蔽了。现在大家可以到这里去订阅,通过第三方订阅应该就没事了。地址如下:http://feed.feedsky.com/bxlxwxf。进去根据自己的阅读器点击上面的图标即可完成订阅。

今天有一条新闻:《药监局官员受贿获刑11年》,这又是一个郑筱萸的翻版。前些天看了一个电影《我是植物人》,讲的就是这个事儿。编剧兼制片人是谢晓东,北大毕业,去美国留学,后来回国从事药物化学研究,不小心玩起了电影。后来采访过一次他,看到这条新闻,摘录几段采访内容:

“我2000年看中央电视台的《科技博览》,看到我研制的那个药了,说GLIADEL上市。当时我太兴奋了。我离开美国时,这个药已经进入了美国药监局的第二阶段,就是动物实验都结束了,要进入人体实验阶段。为什么很幸运呢?因为很多研究人员在做药,但可能一辈子都做不出一个药来,而我碰到的第一个药就顺利的上市了,这就很幸运。”

“我以前是做药的,我太知道做药的艰难了,做药真是千锤百炼的筛选出来的,因为我们人体是如此复杂,某种意义上讲不可理喻。美国做一个药,背后的投入是数以亿计的美元和很多年的时间,要毙掉甚至上千个药,才能出来一个药。美国每年通过的药可能也就100多个。这个数据什么意思呢?美国在90年代末,默克公司一年的研发投入,可以把整个中国的所有药物公司给买了。2005年和2006年中国通过药物的数量是一年一万多种,他们只有十几个人,就光看一个药的备选资料,12分钟也看不完,但就能通过一个药。一万多种,我们有没有这么多研发人员和研发投入?这怎么来的,这简直天方夜谭,这事让我出离愤怒。2007年郑筱萸被判死刑,我觉得罪有应得。我想写这个黑幕,但写的过程中,三鹿奶粉出事了,包括整个奶粉行业。最可笑的是,出事后,蒙牛老板牛根生率领一帮奶粉企业的老板宣誓遵守法律,在北京开新闻发布会。这简直太可笑了,杀人以后开新闻发布会说我们遵守法律以后再不杀人了,这什么话啊?让我愤怒的东西就在于:人总有底线,你要是完全没底线这个社会太可怕了。你说孩子他什么也吃不了,他这么一小肠子,小胃,他只能喝奶。然后你每天给他灌这个跟结石一样的东西进去,他什么也消化不了,这就等于杀人。再说药品,这病人之所以吃药是因为有病,他没病吃什么药?你给他吃的是假药,这跟杀人无异。在青岛,我问出租车司机,怎么看郑筱萸这事儿,他说您贪就贪点,你不给我们干好事,但是别害我们呀。这话听得我直哆嗦。”

“河南产的含有苏丹红的辣椒粉不会销售到河南境内,他们卖到外省,但挣的钱他们给孩子买三鹿奶粉喝。而生产三鹿奶粉的员工告诉记者说从来不给孩子喝自己的奶粉,都是喝进口奶粉,但是吃的苏丹红辣椒粉是河南产的。这是一个互相不断加害的过程。《我是植物人》应该是这样的一个轮回:一个人成了植物人,醒来以后,她的记忆部分消失了,不知道自己是谁,她再融入这个社会的过程中,需要知道自己是谁,寻找记忆的过程中,她发现了造成她成为植物人的是一种麻醉剂,她准备起诉这个药厂,在她起诉过程中记忆在逐渐的恢复,有一天终于恢复记忆,发现在她变成植物人之前,就是伪造这个药品通过令的人,伪造数据,花钱买通过令的人。”

48 个黑猩猩响应 “杀了郑筱萸,还有后来人” 作为黑猩猩,我要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