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10-10-24 14:53:16 分类: 杂谈

我一直很敬畏诗歌,自从把写字当工作以来,我唯一不敢碰的就是诗歌。上大学时,曾经写过一首诗,给我同学孙国栋看,他说不是诗。这是我写的第一首诗,也是最后一首。人要有自知之明,如果把那首诗贴到博客上,会有很多人说,你真不适合写诗,还是拍电影去吧。哈哈。

诗歌语言是经过提炼出来的,提炼是需要智慧和情怀的,还需要一种解读世界的奇特方式,这就是所谓的诗人气质。这不是每个人都具备的。年轻时读那些80年代诗人的诗作,受到不少启发,所以,我对诗歌的理解就停留在80年代。那是中国当代诗歌的黄金时代,之后就没有诗歌了。就像那时候还有书法,现在没有一样。

大学时,常翻看《五人诗选》,当时读出来的文学味道比较多。后来再翻看,读出的价值观的东西比较多,那个年代的人就是这样,有那样的氛围,有那样的魂魄。现在是个灵魂出窍的年代,灵魂被大换血,智慧被小聪明取代,情怀被情欲取代,诗歌被段子和菜谱取代。这样的环境,怎么能有诗歌?如果有,那一定不是诗。

没有诗歌是一个民族的不幸,当然,我们这个民族一直就很不幸,诗歌沦落到文学边缘,也是必然。所以说,这个民族在让人无法察觉中失去了某种气质,它少了一种纯粹。而文字或文学慢慢变成游戏,还有人敬畏文字的力量吗?

这几年能进入公众视野的诗歌事件,有“日破云涛万里红”,有“仰望星空”,有“纵做鬼,也幸福”,有梨花体,最近又有“羊羔体”……诗歌只有不是诗歌的时候才会被人关注。这也不是劣币逐良币,而是诗歌本身的没落。

最近车延高老师的诗歌获得鲁迅文学奖。我发现,在我的祖国,所有文学奖都像评职称一样。这可能是从一开始我们对成绩成就的理解上就有问题,我们总是带着自私的方式去认可被人的成绩,所以,在今天各个领域的评奖都变成了笑料,我们从来不确定评判标准,而是在评判手段上下工夫,评奖也就失去了它本身该具备的影响力。我们总羡慕人家奥斯卡、诺贝尔、格莱美,那是人家有标准,我们从来都把评奖当成评职称去操作。文学领域的奖,和电影领域的金鸡百花一样,它包含着双重功能,意识形态和利益。当这两样东西通奸,跟二奶扶正一样。

车延高的诗歌获奖,正好跟这个年代的人集体智商、集体气质相吻合,车延高正好是这个平均值。所以应该恭喜车延高,丫就一这个时代的李太白开水。

57 个黑猩猩响应 “诗人气质” 我要当猩猩

我来当猩猩

请输入您看到的数字:

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