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10-11-30 15:10:19 分类: 说书

上半年,大仙在SMN上的签名是“小说《北京的金山上》6月份出版”。现在都11月份了,终于出版了。当然,我的淘宝店里会卖一部分大仙签名版的书。当我把这个想法告诉大仙,仙老说:“我得给我的每一个读者写一些寄语。”大仙的书法很漂亮,我第一次认识大仙,就把通讯录交到他手里,说:“给我留个电话吧。”其实就是想看他的笔迹,人家连阿拉伯数字写的都那么遒劲有力。大仙又是个诗人,指不定在书上写出什么家具呢。

大仙是50后,他的人生目标是混完20后,然后退出江湖。他从50后跨世纪地混到今天,真是混出一定境界了。大仙的生活从夜晚的酒吧开始,到凌晨的酒吧结束,几十年如一日,矢志不渝。白天?什么叫白天?在大仙的词典里没有白天,只有夜晚。在北京,大仙没泡过的酒吧那不叫酒吧。

我现在见到80后脑袋都大,仙老面对90后,直指00后,远眺10后,静候20后的人生目标,真让我感受到什么叫过江之鲫,什么叫白驹过隙,当一代一代人从大仙的身后谢幕,只有大仙久久不肯离去。这就叫铁打的大仙流水的女兵。混着混着,大仙就写出了一本小说《北京的金山上》。内容写得比较过分,大家最好用批判的眼光来审读这本书。

在出小说的同时,大仙的新随笔集《前半生后半夜》也出版了。用前半生来混后半夜,用后半夜来送前半生,这是大仙半个世纪的人生历练。大仙的随笔比较晕,跟他的人一样。我以前写过大仙,好多人觉得有虚构成分,这就像我写土摩托一样,人们觉得我那时妖魔化人家,实际上我自从写博客以来,每次写到周围的这些朋友,都是在还原他们的真实面目。大仙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一个常年泡在酒精里的人,写出的东西也不着四六,晕里来,晕里去。

还是在今年夏天,我采访黄燎原老师。作为中国文化界的超级混子,在1994年的时候他就被我们评为十大全活,我们认真统计了一下,他做过的事情超过了十种。他当过诗人,做过记者,开过公司,当过经纪人,办过画廊,搞过演出……罄竹难书。作为一个一直混迹于摇滚圈的人,黄燎原老师耳濡目染,总算写出了一个反映摇滚圈混乱生活的小说《烂生活》。因内容过于大胆赤裸,好多出版社都不敢出版……最后以三俗著称的凤凰出版社拿下了这本书。

当时黄燎原跟我说,出版社打算给他和大仙和狗子出三本书,三个人加一起就是“大黄狗”。但是由于狗子的书稿内容比较过分,被出版社审查的时候拿掉了,结果这个概念就变成了“黄大仙”。

想想今天中国也该出这样反应糜烂生活的文学作品了,过去总是看外国人的生活方式如何如何,其实人家现在都很保守了,我们正在开放、开化。已经有这样的氛围和土壤了,文学总是要反映一下现实的,早几年这样的书出来感觉还挺前卫,现在已经很中规中矩了。是我们开放了世界还世界开放了我们?谁知道呢。

不许联想淘宝店现在开始征订这三本书的签名版

42 个黑猩猩响应 “两个“混”人,两本“烂”书” 作为黑猩猩,我要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