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10-11-25 17:03:00 分类: 闲扯

——你喜欢《老男孩》吗?
——我喜欢小女生。

这段时间,网上流行一段视频《老男孩》,有不少人向我推荐,还有人问我怎么样,但我至今没有看。我是一个不喜欢在接受一样东西之前被暗示太多的人,那样当我去接受这个东西,我的判断一定有问题,所以,有很多书、音乐、电影、戏剧……由于之前被人暗示,我只好放弃。个别的时候例外,比如奶猪或者卓别灵在博客上评论的电影,凡是她们认为不好的我一定要看。当然,这种不受外界干扰的信息你不可能做到绝对回避,有时候朋友介绍给我的电影、书籍我还是感兴趣了解一下的。因为对方在向我介绍的时候没有透露太多信息,我还不至于受到影响和暗示,一旦我被影响或暗示了,我肯定不会碰。有时候我会变得有些尴尬,就是当我按照人们的推荐介绍去欣赏的时候,发现并没有他们说的那样好。这会让我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什么问题,进而自信心也受到影响。比如,连陈晓卿都说好的电影,我却看不出好来,是不是我长得不够黑呢?

当我谢绝了人们一片好意,我发现了另一片天地。比如,一部作品受到人们的热议时,一定会有正反两面的观点。你知道每个观点都是片面的,所有片面的东西拼在一起就是一块拼图,看上去有裂痕,基本是全貌。但每个人都想用片面占据制高点,把自己的观点当成全部。这样,就肯定会发生朝韩冲突,接下来呢,就开始互相打炮。有时候人们为了维护自己的三八线,寸土必争地声讨对方。

我又仔细分析,参与者都是什么人。一般是有知识有文化有水平的人,相当于精英或者精英预备役。假设,每个人的观点都是基于没有任何功利目的而发(排除那些托儿、市场操纵者),我常常从这些观点里看到这样的趋势,每个人都尽量想去说服或者强行让人接受他的观点,如果意见相左,对方一定是个傻逼。而且,人们乐于参与这样的争论。

当言论自由表达空间刚刚松绑的年代,人们在争论上还是比较严肃的,都是摆事实讲道理,尽量据理力争。那个年代,争论的核心还是观念的异同。随着这种言论表达空间越来越大,人们争论的核心已经不是观念问题,而是霸道的问题,甚至上升到人格和道德层面,争论的水平直线下降,变成口水战。参与的人更多是为了反对而反对。引发人们干这种事情的原动力是叫做“审美正义感”的东西在作祟。“这么烂的东西你怎么可以喜欢呢?”“这么好的东西你怎么会不喜欢呢?”

有时候我很想写一篇影评,正面反面各写一篇,按照行的奇偶排列,奇数行是赞,偶数行是贬,这样可以堵住所有的人嘴。但你真这样做了,还会有奇偶之间的非奇非偶蹄动物占出来,呵呵。

后来我想到我的祖国的电影审查制度,也别老说人家太粗暴,人家粗暴是有群众基础的,这些人不做电影审查,在网上发表意见估计也会这样。让你去做审查员,也一样好不到哪去。我的祖国为什么会有如此电影审查制度?是因为我的祖国有这样的政治制度,贵党是多么小心眼儿啊,它就不允许人们反对,于是在此前提下的任何东西都是排他性的。制度可以,但是审美是不可以的,于是就会有两种以上的审美观点出现。人们习惯了排他性政治制度,自然也就有了排他性的各种习惯。当有两种审美观点出现,就麻烦了——必须干掉一个。但你不能用阴谋颠覆美学罪的帽子去干掉对方,于是偷换成了伟大光荣正确的“审美正义感”,这种正义感里面包含了人格侮辱、智商羞辱等方方面面元素。其实也一直停留在这个层面上没有进步。这时,人们都忘掉了每个人都有喜欢和不喜欢的权利,更忘掉了去宽容某些东西的意识。

人人都是电影局的审查员。

54 个黑猩猩响应 “审美正义感” 作为黑猩猩,我要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