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10-11-29 2:31:06 分类: 闲扯

那个亚运会终于歇幕了。最近关于亚运会的批评影响最大的是新华社杨明老师的《一骑绝尘》,杨老师的观点照理说也不新鲜,引起争论是因为这个观点来自新华社,他只是把一个长期以来人们怀疑的东西通过新华社的背景说出来,窗户纸谁都捅过,只是杨老师捅窗户纸的东西直径比较粗,捅的人家疼一些,透进来的亮多一些。但我觉得,盛会癖的问题还不仅仅是为了那几块有史以来含金量最低的金牌。

中国体育拿金牌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开放之后,中国人迫切需要通过体育比赛来证明自己身体强大,进而证明自己国家在变强大。从1978年开始到巴塞罗那奥运会这段期间就是这样,那时候中国的优势体育项目不多,乒乓球、排球、羽毛球、跳水、举重、游泳(主要靠药物)。还记得当初许海峰那一枪把咱们激动成啥样子吗。随着在国际赛场上取得成绩越来越好,中国开始想在体育场上主导话语权,最直接的就是举办大型赛事,从单项赛事一直到奥运会这样的最大型赛事差不多都办过。而奥运会跨越第二和第三阶段之间,这段期间是中国大国崛起,经济泡沫最浓的时期,主导体育话语权开始往主导政治话语权上转变,事实上成绩已经变得不太重要了,只要刘翔能拿金牌啥都强大,可最具讽意味的是刘老师掉了链子。但不影响奥运会成功举办(花掉多少钱好像没有人统计过,花这么多钱,埃塞俄比亚也能成功举办奥运会)。

除了雅典,好像以往的城市举办奥运会,都是琢磨怎么挣钱。雅典比较特殊,因为是奥运会发祥地,有点被举办的意思,雅典好像没挣到什么钱。只有北京,举办奥运会是为了花钱搞装修,顺便把城市搞的好看一些。如果不举办奥运会,地铁入口可能永远不会有安检。这个理由完全可以赢得市民支持。即可以在家门口看比赛(比如那个大脚印有一个就在我家头顶上打出来的,但是我妈妈家在鸟巢旁边,放焰火的时候却只能看电视,因为之前通知开幕式不许出门),我妈自从知道北京举办奥运会,就天天盼,希望能在开幕式的时候站在院子里看焰火,老人家等了七年,看着鸟巢一天天拔地而起,最后只能在家里看电视。当然,就算可以站在院子里看,也看不到,一个七星级的烂尾楼——盘古大观横亘在鸟巢和我家之间,把所有观赏焰火的视线挡住。该烂尾楼至今还没有完工,每次我回家,想去亚运村还得绕路。除了在家门口看比赛,还可以改变市容市貌,甚至改变人们的生活习惯。在萨马兰奇说出“北京”的那一瞬间,有多少生活在北京的人开始梦想,2008年之后,北京会变得多么漂亮和美好。现在生活在北京的人还会这么想吗?那些所谓的漂亮和美好跟你有多大关系呢?

后来是上海世博会,其实上海已经蛮漂亮了,弄不弄世博会都一样,有漂亮的外滩、美女和各种高层建筑以及周立波。但是上海一定要办世博会,这是给世界看的事情,怎能错过。

接着进入第三阶段,广州举办亚运会,如果说奥运会、世博会是世界性的,多少还是国家的面子工程,还有些宣传中国的意味在里面,老百姓被骚扰受到委屈还是能理解的。一个破亚运会,搞的比奥运会还豪华,这不是有病吗?可我后来一想,还不仅仅是有病,因为这里面牵扯进的利益链条太丰富了。

地方政府做什么,气势一定会超过中央政府的,你不信让CCTV把春晚挪到铁岭搞,绝对比在中央电视台还可怕。这也就是最高领导不允许,不然一个县政府的办公大楼一定会弄出一个紫禁城。要不说和珅他们家的建筑标准都超过皇宫了呢。这还不仅是上行下效的问题。而是,在今天,中国举办大型体育赛事的目的已经不是拿金牌了。你能拿到的金牌,别人想拿也拿不到(比如乒乓球),你拿不到的,练死也拿不到(比如100米)。政府更喜欢在给体育赛事搭平台过程中获得政绩和利益,至于这个活动本身是否挣钱,那不重要。泡沫的特征不就是这样吗,赚吆喝很重要。

现在城市都在建设,日新月异,为什么要建设,是因为有钱了,是因为要发展了,花钱这件事可以形成一个利益链条,借着搞大型比赛的机会,会有很多人成为受益者。如果没有比赛,也可以发展,也可以变化,但是效果没有大型赛事那么突出,政绩本上不好写,这就是广州亚运会为什么搞得很铺张很嚣张的原因。作为一个城市的领导,这样的面子工程师多么政绩啊。这也就是另外八大行星没有生命迹象,不然我们真敢搞一个太阳系的“系运会”。

我通过观察研究外国的音乐盛会,发现,外国人搞一些聚众活动,是从过去庆祝丰收演变来的,最后变成一种娱乐传统。它的核心是通过这种聚会,让每一个参与的人感到快乐——聚会以人为本,民主就是让人民自己作主。我们以前也有民间聚会性活动,但是领导都很担心,所以常常用“聚众”这个听起来很危险的词来形容这类活动。相当长的时间,是不允许有民间自发性聚会的。所以聚会的传统就慢慢消失了。州官可放火,百姓别点灯。

到目前为止,中国通过举办这种很官方色彩的大型世界性活动,向世界证明的都证明了——我们好客、礼仪、强盛……至于人家会不会这么理解,我想还不会因为搞几次活动能就能改变别人观念吧。但我相信,在未来的20年里,世界性的大型活动还会接二连三在中国举办。反正某些传统活动西方人玩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搞起来越来越臃肿,成本越来越高,估计人家都当成累赘了,正打算往外抛呢。比如伦敦对举办下一届奥运会就感到很后悔,据说他们正在研究怎么把综合性的奥运会改成奥运足球单项比赛而跟罗格谈判。

这种大型世界性比赛(活动)不仅可以满足民族虚荣心,消除民族自卑感,展示国家强盛,还可以在经济泡沫中绽放光彩,还能凸显政绩,想想在这个星球上还真找不到另外一块地方了。

所以成本不是问题,中国做事什么时候计较过程本啊,中国老百姓从来不跟政府计较成本。而西方落后的民主制度恰恰不适合这类高成本活动的投入,市民动不动就上街游行抗议。代表先进生产力的中国,中国人都是很宽容大度的,不像西方那么小家子气,多烦人啊。把这些高成本的活动放在中国举办,对老百姓而言,那不就是大观园进刘姥姥家吗,爽死了。我觉得以后奥运会、冬奥会、世博会、亚运会、英联邦运动会、世界杯、美洲杯、非洲杯、欧冠……干脆让中国各地轮流举办算了。

中国,我看好你哦!

62 个黑猩猩响应 “我看好你哦” 作为黑猩猩,我要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