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10-12-05 23:50:55 分类: 说书

《苏联的心灵》(以赛亚·柏林/著)
以赛亚·柏林是一个哲学家和政治思想家,同时他还有一个身份,外交官。他出生在俄国,在英国长大,然后又到苏联作外交官,在担任外交官期间,他给英国政府写了一些报告,介绍当时苏联的文学艺术状况。这些报告在他去世后集结成书:《苏联的心灵》。

柏林以其深邃的洞察力分析了那个时代的苏联文学艺术,也许在苏联解体后,西方人再看到这些报告已经不像当年那么有兴趣了,或者说这仅仅是那段历史出现的事情,研究苏联文学艺术史的人会当成参考。但是对中国读者不一样,这本书倒是很有现实意义。

俄国人曾经创造了很多灿烂的文学艺术,这里不用列举了,但是你可以想象一下,在某个时代,普希金、果戈理的作品你居然看不到,看到的都是类似于“五个一工程”的作品,就知道是为什么了。

“共产主义教育工作者的任务……主要是斯大林所谓的(人类灵魂)工程师的任务,亦即,对人进行调试,使得人们只会提出很容易获得答案的问题,让人们在成长过程中因最小的摩擦而顺其自然地适应所处的社会……好奇心本身、个人独立探索精神、创造和思考美好事物的愿望、寻求真理本身的愿望、追求某些目的的愿望(这些目的本身确是人类的目的,能够满足我们天性中某些深层欲望),都是有害的,因为他们会扩大人们之间的差异,而不利于一个整体性社会的和谐发展。”
——以赛亚·柏林《民主,共产主义和个人》

这本书我看得很慢,一边看一边想好多问题,因为书里面提到的某些事情似乎仍在我眼前发生。这让我想起了另一本书《美国心灵》。如果你看了这两本书,会发现,都是人,怎么心灵的差异咋就那么大呢,是什么原因呢?

《公众舆论》(沃尔特·李普曼/著)

这是一本传播学的著作,作者写得通俗易懂,谁都能看明白。过去我的祖国没有公众舆论,因为公众不存在。后来,出现了公众,舆论又开始乌烟瘴气。怎么解释这些现象,大概在这本书里都能找到答案。当然,我从来不推荐书给具体什么人看的,但是这本书还是可以推荐给周立波啦,郭德刚啦,陈凯歌啦,姜文啦……以及更多准备在公众面前被舆论的人。

《一个自由而负责的新闻界》(新闻自由委员会)(展江等/译)

我一直在一个不自由且不负责的新闻界工作,有一次去大学和同学们交流,我劝那些想从事新闻工作的同学,但凡你想做个好孩子,就别去新闻媒体工作。

我好奇自由而负责的新闻界该是什么样子的。这本书还是二战期间写成的,当时在战争背景下,有一些机构资助了新闻自由委员会,做了一个调查,这本书相当于调查报告,写得比较艰涩,看着比较困难。事实上,在今天,自由而负责的新闻界仍然是不存在的,它的相对自由完全取决于利益的多少。对美国新闻界而言,当你必须要说两句假话的时候,尽量不说出第三句。对我国新闻界而言,如果说两句假话你还不放心,一定把第三句话说出来。

人家在二战期间弄出来这么一个报告,我们在二战期间弄出来一个《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针尖上的天使》(尤里·德鲁日尼科夫/著,王立刚/译)

这是一本小说,荒诞充满黑色幽默,故事背景是赫鲁晓夫下台,苏联入侵捷克那段期间。苏联《人民日报》主编在办公楼突然心脏病发作,原因是他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内容可能是关于文革或者二十多年前发生的事情。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定律,没事不要知道太多,不然会有麻烦的。究竟有什么麻烦发生呢?小说是不能剧透的。

31 个黑猩猩响应 “书” 我要当猩猩

我来当猩猩

请输入您看到的数字:

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