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10-12-26 2:28:45 分类: 未分类

我叫李丽。名字听起来很俗,似曾相识。我讲的这个故事你也会觉得似曾相识——包括里面的情节和人物,不过你不用对号入座,否则会很无聊。

我先介绍一下我自己,我的名字的确很俗,但在众多叫李丽的人当中,我干的事情却很不俗。人们都这么形容我:漂亮,而且有气质,这年头我也发现了,漂亮和气质在形容女人的时候是一对反义词,不会出现在一个人身上。但我可以做到,他们总说我不去做演员太亏了。有时候我对着镜子,我确实很漂亮,性感,身材绝对标准,那些色迷迷的男人说我是C奔D。对女人来说,这是至高的赞美与夸奖。但我实在对男人这样的褒奖没什么好感,那些男人,除了想跟你上床,没有别的,他们不懂得欣赏女人。而我,从来不炫耀自己这一面。我吸烟、酗酒、熬夜,不用护肤品,尽量让自己的容颜苍老憔悴一点,然后让他们能注意到我的另一面。可这一路折腾下来,反而让自己增添了不少气质,真绝望!

我是一个记者,一个大报的记者,我对着镜子的时候从来不欣赏自己容貌,而是想,难道就是因为我这么漂亮才让他们忽略了我的才华?这太不公平了。但是我该用的办法都用了,我生在江南水乡,水土滋润的我无法改变这个现实,我就认命吧。因此,平时我总是比别的女人要多承担一份我最讨厌的东西——被男人骚扰。

我又恰恰跑影视这一口,这几年电影电视很红火,大片一个接一个,电视剧也越拍越热闹,作为对口记者,我明显感到比过去忙多了。但是我实在不喜欢这个圈子里的人。每次采访那些弱智的女演员,都能从她们的话里闻到一股酸气,女人都是敏感的,我真没觉得我有多漂亮,但是她们的不安告诉我,她们嫉妒我的漂亮。后来我想,不是,是因为我在漂亮的同时还有她们这辈子都赶不上的才华,平时她们都很虚荣,接触的人差不多都这德行的,我不属于他们圈子里的这一类,但我有和她们一样甚至比她们还有魅力的美貌,这一点让她们深深地感到了自卑。可我真的没想跟她们比什么,我的背包是一个在网上买到的六十块钱的双肩背,什么牌子我也不知道,反正好看,能装东西。我周身上下里外没有一个世界名牌,我更喜欢穿朴素一点的衣服,有个妹子自己做服装在淘宝上卖,我给她当了几次模特,发现这种简朴风格的衣服很适合我,从此,我就再也不逛百货商场和专卖店了。但那些小明星大明星们仍然受不了。后来,我的部主任问我,为什么采访那些女演员的文章写得都不好?我心想,能好吗?试想如果一个男记者坐在她们面前,极尽谄媚地赞美她们几句或垂涎地打量着这些小骚货们,虚荣劲一上来,什么陈芝麻烂谷子的话说不出来呀,稍带再透露点隐私,文章肯定比我得那些好看。而她们面对我,总是显示出女人天性中的感应儿让她们心不在焉,自然也提不起交流的兴趣。更何况,我写她们真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但是面对那些男人,就是另一番天地。不管是一线明星还是一线导演,都无一例外在言语中展现他们的隐晦的挑逗才能,当然,多数时候他们很笨拙地开一些有关生殖器的粗俗玩笑或暗示我跟他们上床。这些人什么女人没见过,干吗偏偏对我感兴趣?难道中国导演真没见过世面,我就是一个家常姑娘呀。可我后来一想,这些导演的确没见过什么世面,现在混影视圈的女演员,大都有些背景,这些导演制片轻易不敢对她们有什么妄动,那样会死得很难看。所以,我这么一个有容貌有才华又没有什么背景的女人,肯定会成为他们涉猎的对象。

要不是因为工作,这辈子我都不会跟这类人打交道。上学的时候,我是个不折不扣的文艺女青女,喜欢音乐、电影、读书、绘画、旅游、美食。喜欢沉迷于所有美好的事物中,却一直忽视自己容貌的美好,直到工作之后,才慢慢意识到自己还是有些长相资本的。但我已经错过了自恋的年龄,我从来不觉得自己完美,甚至有很多缺点,让我产生完美错觉的往往是那些周遭自认为完美的人。

我毕业后就去了这家报纸,领导问我擅长什么,我想也没想,就说电影,说自己看了快一万部电影了,说了几个导演和电影的名字,估计这个领导也头一次听说,就一拍桌子,行,你就跑影视口吧。现在我很后悔当年在领导面前显摆自己,如果去跑图书、旅游、美食肯定比这强。不过后来一个跑图书的妹子跟我说,她遇到的那帮文人跟那些艺人一样下三滥。大概男人们以为自己的才华就是跟女人上床的通行证,不知道车多还有限行的时候吗。

有时候,总面对一样的事情会变得麻木。比如采访那些演员导演和制片人,说来说去已经没什么新鲜玩意了。但他们也不厌其烦地给你讲一些理想和追求,或者发发牢骚,抱怨当下的现实。我看到的就是他们毫无才华地在我面前空谈。大概观众不知道这些人究竟是什么德行,当媒体把他们的事迹报道出来,都趋之若鹜。然后,他们尽情享受在这种被欢呼的氛围中,久久不肯离去。如果没有人去放大这些,他们跟街上走的任何人都没有区别。我知道的太多了,以致我开始对他们有些厌烦。我曾经跟领导反映,换个口,领导说,你到哪个口都一样,因为人就是这样。领导还劝我换一种方式去采访,关于那些行业内的事情或者明星们个人成长经历和作品成就之类的话题可以不用写了,留给那些无聊的媒体。我也这么想过,可是不写这些,他们真没什么可写的事情了。我跟领导说休假,去新西兰玩半个月,这样我可以清静一下,想想之后该怎么办。

我一直想去新西兰,那里干净,可以看到在中国看不到的天空,呼吸到在中国呼吸不到的空气。这样的环境有利于人从某种状态中解脱出来。从一踏上新西兰这片土地,我就大口呼吸,真想把自己肺里面那些脏东西都倒出来。头一个星期,就感觉到自己像换了一个人。

我喜欢达尼丁这个座城市,苏格兰风格,以前去爱丁堡采访电影节,就很喜欢那里,这次是误打误撞,反正一个人没什么约束,想到哪儿就去哪儿。到了达尼丁,感觉很熟悉,一个南半球的苏格兰。在这里,我打算多呆几天。

第二天吃完午饭,我去黄金角,就在我徜徉在古迹中流连忘返时,突然我听到有人喊我名字:“李丽!”身在异乡,突然听到有人喊你名字,还真觉不出亲切,倒有点恐怖。我没有马上回头,而是怔了一下,妈的,这是谁?在这么一个偏僻的地方都能遇到,见鬼了是吧?

我回过头,距离我有七八米远的地方,站着一个人,我的天,怎么会是他。

“C导?”
“我一眼就认出你了,可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居然在这里碰上你。”
“您不会是在这里拍电影吧?”
C导立刻得意起来,脸上的微笑变成了说不出什么感觉的堆笑,“下一部片子要在这里取外景,先过来看看。”
“那是大制作了。什么故事?”
“上回不是跟你说过吗,投资方终于通过了。”

上次他跟我说什么我哪记得,我采访这些人已经到了左耳进右耳出的境界了。不过这个C导还是有点狗屎运,之前拍了一部电影,够弱智的,不过和同时上映的电影比,却挣钱了,投资方于是有了信心让他拍一部更弱智的电影。
(还未确定是否继续写下去)

107 个黑猩猩响应 “CBD” 作为黑猩猩,我要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