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11-02-11 11:41:45 分类: 杂谈

——《国际歌》的作者之一欧仁·鲍狄埃的孙女向斯大林要歌曲版权使用费,斯大林同志说:“我只知道有一个国际共产主义战士欧仁·鲍狄埃,不知道他还有要版税的孙女。”

旭日阳刚不能唱《春天里》了,据说这是汪峰本人提出的要求。

这件事儿听起来很遗憾。我刚听到汪峰版的《春天里》时觉得歌写的还行,但唱的比较矫情,只不过是一个小资产阶级在回顾人生时的一点感慨而已,但我听了旭日阳刚版的《春天里》,一下就被震住了,感觉这首歌就是给他们写的一样,感到了歌曲的内在力量。汪峰版的《春天里》可以让这首歌流行,旭日阳刚版的《春天里》可以让这首歌进入人心。或者说,《春天里》本身是一首很劳工阶级的歌曲。

对于汪峰提出的要求,我认为是对的,首先,他有这个权利提出这样的要求,如果旭日阳刚在街边唱这首歌,汪峰可以不主张自己的权利,但现在进入到一个商业层面了,性质已经发生变化了。

知道“摇滚乐”这个词怎么来的吗?跟版权有很大关系。当年有个DJ叫艾伦·弗里德,主持一档“月亮狗”的节目,很火,结果有一天他被一个乞丐告了,乞丐说“月亮狗”是他的艺名,擅自使用他的艺名还不给钱,侵犯了他的权利。弗里德只好把节目名字改了,想了半天,从黑人俚语里面找了一个含义不清的词——摇滚乐。我们应该感谢那个乞丐,逼着弗里德想出一个好词,不然我们今天形容某一种音乐叫“月亮狗”就不会让我国官方胆战心惊了。

好多人觉得汪峰太小气了,我不这么认为,他能做的都做了,包括邀请旭日阳刚与他同台演出,而且在春晚之后才提出自己的要求。在商言商,主张自己的权利是个好习惯,如果所有人都有主张自己权利的意识,这个国家还有救。况且况且况且……如果能摊在桌面上谈谈这个问题,旭日阳刚可以通过授权继续唱这首歌。

如果这个头开好了,以后歌手翻唱别人的歌曲,就会有一种自觉的意识,先获得授权,是对人的一种尊重。只是旭日阳刚作为农民工,他们演唱这首歌的经历比较特殊,没有人能预测到他们一步走向商业化。

去年比较红的《传奇》,王菲翻唱没有向作者支付使用费,潘美辰、周笔畅、周华健、费玉清在演唱会上唱这首歌也没有经过授权。这个习惯很不好,这不是没有作者民间歌曲。

我在腾讯微博上做了一个调查,大部分都能理解,比如:
○适当维权还有有必要的。不过我估计国人将同情弱者。
○我觉得汪峰这么做是有原因的:1.版权2.旭日阳刚的变化可能偏离了他们最初的初衷,汪峰或许是对这个最有意见。想想汪峰都邀请他们参加演唱会难道还会小气的不让他们唱他的歌吗?
○是啊!看到很多傻F骂汪峰我觉得不可思议!
○可以理解啊,他们已经具备名人效应了,不应该再用别人的作品去进行一些宣传和商演。
○是对旭日阳刚的鼓励和尊重,他们可以走自己的路线了!!!
○更有甚者,说什么旭日阳刚之前根本就不知道这首歌。这完全是逻辑混乱的表现,你听没听过和汪峰要不要维护自己权益之间有什么关系?汪峰没有选择和他们一块出现炒作自己,在春晚演出以后再说亲自打电话说而不是什么律师函,这事已经是非常厚道了。
○在街头唱,随便。二位既然已入道了,就该照规矩来。一码归一码。买版权。
○去年年初就被汪峰的《春天里》所深深感染。旭日阳刚也同样让我感动。但是汪峰此举不仅无任何不妥,相反值得提倡。从感情上汪峰可能应该潇洒应该大气,甚至可以和他们合唱顺便炒作自己,但道理不能反过来,汪峰没有这个义务。社会一贯的毛病就是情大于理。尊重客观事实和产权意识,非常重要。
○中国人不习惯付版费的。
○汪峰还是挺厚道的了,让他们火了过后才收回版权。
○人情与法理不分的社会现实是建设法治国家的一大障碍,这一障碍要怎么清楚呢?唉~

当然也有很多傻逼般的真知灼见,也摘录如下:
○没有旭日阳刚我根本不知道汪逢!!!
○看来汪某没有多高的思想水平,还是一俗人!
○小心眼!…这个人从大闹机场就看出他不是好东西…
○已经出了名的汪干嘛和咱农民工哥们儿过不去啊?是人家上春晚唱了,还是你么有上眼气啊?人家不容易,虽然版权是你的,但是不要和那些劳动者过不去…因为你和我们大家一样,都是陌生城市里的一粒尘,有啥了不起地…再说大家都不传唱你的歌,你能红到哪里啊?谁知道你是那根葱啊?放人一马才是皆大欢喜…
○汪峰企图把旭日阳刚埋在这春天里。
○这汪峰太TM2啦。小人!我以后不会听他的歌啦。
○看来汪峰明显急了 忿忿不平 旭日阳刚再唱下去就比自己红了。
○对汪峰竖起中指。
○我们能唱么?我唱关你么事?别人唱红了不让别人唱了,么意思?
○我要说旭日阳刚或是他们背后的推手成功的借这个话题又炒作了一把身价。
○商演的时候该交的版权费不少给就唱呗。全国人民都唱国歌也没见田汉出来发表意见啊。
○汪峰羡慕嫉妒恨?

147 个黑猩猩响应 “春天的故事” 我要当猩猩

我来当猩猩

请输入您看到的数字:

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