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11-06-10 6:37:18 分类: 未分类

先插播一条招聘广告

(1)性别不限(2)国家认定的本科以上学历,所学专业不限,中文\新闻专业优先,有工作经验者优先。(3)具有良好的文案基础和中文写作能力。(4)理解能力强,有进取心,能适应较强的工作压力(5)沟通能力强,逻辑清晰,善于表达,善解人意 (6)熟悉、精通Office办公软件的操作(PPT、Word、Execl)

招聘人数:1 名
薪水:面议
工作性质:全职
工作地点: 广州
主要职责:策划方案的撰写
联系邮箱:
HR@mukeonline.com

(一)

我下决心重新配一副近视镜的计划已经有一个多星期了。但是由于我总是没有找到一副合适的镜架而迟迟完成这件事。最近半年以来,我走在路上,发现视觉越来越模糊,有几次,熟人走到我面前打招呼,我必须眯起眼睛才能看清楚,做出恍然大悟如梦方醒的样子。我猜对方看到我这样的反应一定会觉得很滑稽。每次我都不得不解释一句:我该换眼镜了。

为了不至于让自己看起来那么滑稽,我决定去眼镜店配一副眼镜。眼镜店现在到处都是,当然我会选择一个服务好信得过尤其是验光准确的眼镜店。于是我选择了一家叫做“看得见未来”的连锁店。

服务生很热情,得知我要换眼镜,她很职业地向我介绍帮我验光并告诉我注意事项。最后告诉我,我之前的眼镜验光有问题,对眼睛的损害特别大。这副眼镜我戴了四年了,四年间我竟然戴着一副不合适的眼镜,这样一想我真为我的双眼感到委屈。我恨不得马上戴上新配的眼镜。

服务生从一排镜片中拿起一片,放在我眼前的试镜架上。“清楚吗?”她问。“有点模糊。”于是她很麻利地换了另一只镜片,指着视力表上的字母让我看。

“还是不清楚。”我只能看清0.5这一排。

服务生又换了一只镜片。这回清楚多了,事实上1.5的那一排我都能看清楚。她从0.8到1.2挨个指着让我辨认,我都答对了。于是她又拿起一只镜片放到我另一只眼睛前面。跟刚才一样,开始不清楚,之后随着镜片度数的不断加深,我看得越来越清楚。最后确定了一只镜片。当两只镜片放在我眼前的时候,我仿佛看到一个新世界,我站起身,在眼镜店里四处张望,地上的灰尘颗粒,几米远另一个服务生脸上脂粉的颗粒都看得一清二楚。我推开门走出眼镜店,站在路边向远处眺望,我的天,十字路口斜对面的那个美女的眼睫毛一根一根我都看得一清二楚,三百米外高楼水泥墙上的斑驳痕迹,还有一百米外街边一家副食店玻璃窗上贴的告示,连底下那一行最小的字都看得真真切切。我又往更远的地方望去,即使这座城市一直笼罩在一层薄雾中,但我能看清楚四五公里外一座正在建筑的高楼旁塔吊上工人的表情……这样的世界,我已经有几十年没有看到过了。上一次看到还是我眼睛近视之前的几年,那时候我还在上小学……此时是黄昏,黄昏是我一天,不,是我一生中视力最好的时候。

我激动地转身回到店里,当我再次看到那个服务生,她是那样的可爱。她笑眯眯地走过来,“还合适吗?”我使劲点着头:“太清楚了太清楚了。”“感觉有些晕吗?”“没有,一点都没有。”我知道她说的晕是什么意思,新眼镜换上之后眼睛要有适应的过程,看什么都觉得晕,眼睛会有些疲劳。但这副眼镜的矫正视力让我感觉跟我的正常视力无异,眼睛舒服极了。

“如果没问题,那就给您配了,您选择一副眼镜架。”服务生很温和地说。

我这回不用趴在柜台上看那些眼镜架了,我可以挺直腰杆,甚至用余光就能看清楚那些眼镜架,最后我选择了一副很时尚很酷的眼镜架。我想象着,当我在街上遇到熟人,两百米外我就跟他打招呼。

我等了二十分钟,眼镜配出来了,服务生小心地用眼镜布擦拭眼镜,她仔细到可以让眼镜全身一尘不染,直到她满意为止。然后,她走到我跟前,微笑着说:“现在您可以把它戴上了。”

我摘下原来那副眼镜,服务生走上前轻轻地为我戴上那副新眼镜。哇,简直是变魔术,这个世界太美了,玲珑剔透。

“谢谢你。”

“如果回家后眼睛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一周之内可以无条件退换。或者打保修卡上的电话咨询。”

我十二分满意地离开眼镜店,到马路对面等车的时候,我看到这家眼镜店橱窗上写着一句话:“如果你配的眼镜不好,这个世界都会让你感觉糟糕。”难怪过去我看到的这个世界是那么丑恶,扭曲,混沌。一副糟糕的眼镜,多少会让我对这个世界失去很多客观判断。

(二)

这一天虽然接近了尾声,但我的心情是愉快的。当我通过这副眼睛再次观察我熟悉的空间和物体,包括我家中的任何东西,感觉都是那么熟悉而又陌生,就像我用一个2000万像素的相机代替了20万像素的相机拍出的照片一样让我难以置信。

夜晚,我躺在床上,憧憬着明天。哦,好像很久我没有这样憧憬明天了。当新的一天开始,我要完整地看看这个世界,那会是多么惬意的事情。入睡前,我也舍不得摘下眼镜,对,我要戴着它入睡,这样我在梦里看到的一切都是清晰的。就这样,我睡着了。

第二天清晨,我醒了,在睁开眼之前,我下意识摸了摸眼镜,它还戴在我的脸上,然后我轻轻地睁开了双眼。可能是房间很暗,我有点看不清楚,眼前有些模糊。我想摘下眼镜,揉一揉眼睛,这时我发现,两只眼镜腿死死地抠在我的头上,根本摘不下来。

嗯?这是怎么回事?我坐起来,再次试图把眼镜摘下来,但这幅眼镜就像就像长在我的头上一样,一动不动,就像孙悟空头上的紧箍。我开始用力,但这副眼镜就是摘不下来,急得我汗都出来了。刚才,我似乎还能看到一丝微弱的光,可是现在,我好像什么都看不见了。(未完待续)

25 个黑猩猩响应 “眼镜” 我要当猩猩

我来当猩猩

请输入您看到的数字:

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