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07-01-03 1:47:34 分类: 杂谈

我是无意中想到一个词:“脱肛秀”,听上去有些不雅。所以,这个词应该限定用在某一类人身上。我想来想去,觉得用在那些喜欢炒作的人身上比较合适。

作为一个记者,我有时候总被那些无聊的炒作给忽悠得一愣一愣的,这类人现在已经没有底线了,虽说有时候炒作当个乐子看也无妨,但越来越不讲究档次和底线,早就超越了不要脸,完全是在搞脱肛表演。鉴于此,我以后把“炒作”命名为“脱肛秀”,这个词相对于“脱口秀”,跟英语没什么关系,完全是根据汉语的字面意思造出来的。“脱口秀”你还能看到人的牙齿,“脱肛秀”你就看不到牙齿,所以说很无耻。

脱肛其实是件很痛苦的事情,但是拿自己脱肛来表演,就已经不是不要脸的事情了,连屁股都不要了。很多炒作已经完全进入脱肛的境界,拿自己最珍贵的东西现眼,以寻求别人的关注,一旦别人关注,痛苦就会转化成精神上的快乐。事实上,脱出来的肛还是没有收回去,但这都不重要了。只要自己通过这种无耻的秀达到目的,脱一次又何妨。

“炒作”这个词太中性,用起来不解气,“脱肛秀”用起来就比较贴切,反正一般人到了不要脸的地步,也不在于给他用什么词了。所以,用一个比较辛辣一点的词来形容这类人,也比较符合他们的身份。

常常有人打电话跟我说:“你说这事我们拿出来炒作一下如何?”挺傻逼的事情,他说的就那么坦然。如果换成“你说这事我们拿出来脱肛秀一下如何?”丫自己开口的时候就得掂量一下。如果大家都用这个词,傻逼们就会收敛许多。

如果有人认为“脱肛秀”这个词不雅,没关系,想想他们在表演时候的那种丑态,你就会欣然接受这个美妙的词组了。

我想看看这个词能传多远。

58 个黑猩猩响应 “生造一个词” 作为黑猩猩,我要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