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11-11-25 1:13:14 分类: 杂谈

经常有媒体约稿,我因为比较懒,答应之后又不爱写。每次都是火烧眉毛了,才写。后来,编辑们知道我这个毛病,都不爱跟我约了。约会可以,约稿就算了。我又不喜欢写专栏,我相信一句话——写专栏,变脑残。你看那写专栏作家,你比较他第一篇文章和最近一篇文章,会发现智商萎缩的特厉害。

大约在2009年,有一天接到一个编辑朋友的电话,约我写一篇乐评。我很爽快地答应了,因为我好久没有写乐评了,我好久没有接到编辑打电话约我写乐评了。便三下五除二写了一篇。

至今我还记得那个编辑在电话里对我的嘱托:你该如何写这篇文章。我喜欢这样的编辑,在约稿之前想了很多,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作者。我写起来也很带劲儿。我不喜欢那种没有自强不息精神的编辑,打电话就跟你说写篇什么稿子,或者说你随便写。我把《独立宣言》抄一份给你你敢发表吗?

我以前遇到过两个好编辑,一个是上海《音像世界》的丁夏老师,一个是原《北京青年报》的戴方,他们当年跟我约稿的时候讲的很有条理,希望我把稿子写成什么样,这叫负责任。现在的编辑99%不知道自己要什么,感觉像一帮混饭吃的。所以我也懒得写了,您都没想法,我有啥办法呢。

但是现在,我发现一个非常恐怖的现象,跟我约稿的已经不是报纸杂志了,而是一些公司。比如唱片公司,演出公司,电影公司,出版社……我不知道别的作者在接到这样的约稿电话心里什么感觉,至少我觉得是对我的一种侮辱。我写什么应该面对编辑才是,怎么可以直接面对你们产品宣传员呢?要是这样的话,给我开稿费的应该不是媒体,而是这些商业机构。

但是对方在电话里语气很坦然,我猜肯定这是一个习以为常的现象了。换句话讲,作者早就是商业机构S&M的对象了。有时候你必须告诉他们,在这个世界上还有第二种可能,就是会有人拒绝你这种方式。

35 个黑猩猩响应 “约稿” 作为黑猩猩,我要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