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11-11-28 2:18:43 分类: 闲扯

自从到了北京之后,就有了邻居。在农村,理论上是没有邻居的,每户之间间隔很远,中间不是隔着一块菜地也是隔着一片庄稼地。我对邻居的概念是到了北京住上楼房之后形成的。

刚到北京,住的是筒子楼,后来搬进单元楼。跟父母住在一起的时候,邻居概念不太强,因为邻里之间的事情都是家长出面,直到我第一次搬出去住,才真正感受到邻里之间是怎么回事。

当初我住在马甸大中电器城对面的文联家属宿舍楼,进出总能看见说评书的。有一次我要采访刘兰芳,她丈夫给我的电话号码居然跟我的座机号码差不多,一问才知道在我住的楼后面,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不用出院门的采访,要是采访对象都住一起该多好啊。

我跟一对老两口住在一个单元,那老两口对我挺好的,没事总给我点帮助,告诉我最近该干什么了,没事我也帮他们拿点重物什么的。相处很好。

但有一次,发生了一件好玩的事儿,我住1606,另一个单元1607那家给我留了一个门条,上面写着:“1606,以后晚上做那事儿的时候声音能小点吗?”我出差回来看到门条后觉得很奇怪,难道在我出差期间有人撬开我的房门干了那事儿?那是栋老楼,估计当初盖楼的时候谁贪污了,所以偷工减料。平时隔壁穿着拖鞋走路我这边都能听的一清二楚,这要是嘿咻起来,绝对是扰民级别的。

有天晚上,我正在写稿子,突然听见了急促的敲门声,我小心翼翼把门打开,防盗门外站着一个人,我打开灯,看清楚是一个女人,穿着一身粉色的睡衣。“你找谁?”“你是1606的吗?”“是啊。”“我是隔壁的,我不是给您留过门条吗,这事当您面说我不太好意思说,我神经衰弱,您差不多就行了,这都快一个小时了,中间就没停下来过。”

这是谁呀,吃了一盒伟哥吧。这个误会以这个神经衰弱的人搞清楚她的楼上没事总看毛片而结束。因为这栋楼临街,噪音较大,我躺在床上,有时候还真听不清楚是隔壁还是楼上发出的声音。

当时还没有颁布《物权法》,不然这个神经衰弱的大姐可以告那个人。

后来我搬到了帽儿胡同的一栋楼,这是中央戏剧学院的家属宿舍楼,没事进出也能看见一些演员,传达室小黑板上经常写着一些演员的名字。有一次我就是被两个人对台词吵醒的。后来这些明星都搬到更好的地方去了,房子就租给别人了,于是我经常经历电钻之声。

这栋楼很破,新搬进来的住户大概都要装修一下,这难免就会动用锤钻,房子又非常不隔音,只要院子里有一家装修,你就能听得清清楚楚。倒霉的是我家楼上被一对年轻的小两口买下来了。这个破房子的设计非常不合理,于是楼上准备大修一次,基本上除了承重墙都扒下来了。整整两个半月的装修期,我是在电钻惊魂中度过的。后来我实在忍不住了,上去理论。房主下班后过来道歉,看他的态度很好,我也就不计较了。

第二天,我睡觉的时候做了一个噩梦,梦里自己被困在一个石头缝里,下面大水漫上来了,如果再不逃生的话,就会被淹死,这时候水已经淹没了我的脚腕,正在徐徐往上升,急得我大叫一声,醒了。抬头一看,我的天,我的天花板下雨了,下面的被子都湿透了。我翻身下床,跑到楼上,二话不说就把一个工人拎了下来。那工人看了一眼,说:是老楼。我又给房主打电话,告诉他再这样我就真告你们了。房主又是一顿道歉。

两个半月的装修期终于熬过去了,我的生活平静了。但让我愤怒的是,楼上一直没有人住,直到我快离开这个地方。赶上这么一个鸡巴邻居,真没办法。

当然,那地方总体来说还可以,隔壁家养了五只大肥猫。夏天我出来进去总能看到这五只猫在门口乘凉,这要是宰了能做好几顿吃呢。隔壁家还养了一只野猫,据女主人讲,这只野猫一直没人管,后来他们家经常喂猫,这只野猫也就成了常客。饿的时候来讨口饭吃。但有时候邻居家没人,野猫来吃饭,在门口叫半天,就悻悻离去。我买了一袋猫粮,如果邻居不在家,野猫来吃宵夜,我就把它弄进门,喂点猫粮。吃饱喝足,丫抹抹嘴就溜了。每次在院子里看到它,都跟见到天敌一样躲着我。这个没良心的东西。有时候我觉得这只猫跟很多专家教授一样,给点好处就变节,没事还装得挺有气节。

后来我搬家了。这里的单元结构是,一个门里有五个住户,有一家住户是一对老两口,人特好,我刚搬进来就把我叫去了,问寒问暖。后来大妈找我,让我去她家看看电视机,说电视没影了。我去了才发现,大爷没事鼓捣各种遥控器,不知道那个按钮按错了,没影了。我最怕弄这些点按钮的东西,折腾了半天,总算弄好了,然后告诉他们平时该怎么操作。但是,隔三差五他们就来找我,让我去帮助弄弄遥控器。我现在已经变成了遥控器专家。

有时候,朋友送我点吃的,量太大,我就分出一半送给老两口吃,蔬菜啊,水果啊,营养品啊。老两口也礼尚往来,送我点窝头啊什么的。

但是我的隔壁好像就不太好相处。有一天出门前,我把垃圾放在门口,准备下楼时丢掉。还没等我出门,女主人就敲门,说垃圾不该放在这里。我说我马上下楼。她说,还是我拎下去吧。虽说她帮了个忙,但我觉得,这是公共区域,为啥地方都被你家占去了,我放一会垃圾也不行?

我不爱跟邻居计较什么,下回注意就是了。但是,昨天一早,邻居家开始装修,不知道要往墙上安个什么东西,电钻钻了一个半小时,就算是挂金正日的神像也不至于这样啊。我出门看了一眼,大兴土木中。本想敲门提醒他们一下,想想还是忍了。一来我睡得晚起的晚,人家正常时间装修无可厚非。二来就算我理论了,总不能活干到一半就不干了吧,还是要继续。但我后来一想,星期天一大早装修,有点缺德了吧。

我找出《物权法》,还别说,以侵犯我的相邻权还真可以打110报警。《物权法》第九十条规定:“不动产权利人不得违反国家规定弃置固体废物,排放大气污染物、水污染物、噪声、光、电磁波辐射等有害物质。”但想想还是算了,警察现在正在抓上访的人呢,估计也没时间搭理我。

这边的邻居装修,且经常吵架,另一边隔壁最近买了一条狗,也不知道是啥牌子的,没事就像一些网民一样瞎鸡巴叫,搞得我睡不好。我最近去了郊外,在一家农村生产资料商店里买了一包毒鼠强,哼哼。

我跟邻居之间相处一向本着友好原则,比如我平时听音乐,声音都开得很小,就怕扰民,遇到什么不快的事情,马马虎虎能过去就过去,低头不见抬头见,关系搞杂不好。但我不得不说,有些人的素质,真该他妈学学《物权法》。

51 个黑猩猩响应 “邻居” 作为黑猩猩,我要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