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12-02-04 5:32:21 分类: 说书

前段时间,大奶诈死,声讨小三的事件在网络上流传。这种事情在贵国已经司空见惯,只是这个大奶恰恰在些微博,并把这件事情声张出去,没有声张含冤死去的大奶可能随处皆是吧。于是,我看到众多情感专家纷纷穿上白大褂,出台会诊,扯半天也没扯到点子上,说来说去还是道德那点破事。

你说大奶为啥突然想不开要觅死觅活呢?从情感道德角度你能解释出一大堆废话来,但这都不是关键。你要分析大奶之所以要死是因为她失去了一种支柱,精神、情感甚至是物质的支柱。很多情感专家都谈到了这一点。但这不能解释大奶为什么要死的原因。好吧,请让我像土摩托一样很直接残酷地告诉你——大奶因为性交易亏了——就像炒股赔钱想不开跳楼一样。

坐在第二排的道德十分高尚的女同学生气了: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你简直在侮辱女性!在这位女性的感召下,女性们纷纷站起来表示抗议。什么叫乌合之众、群氓之族、狂热分子?这就是。

我们要讲科学,像土摩托那样讲科学。人类虽然确立了婚姻关系,用以维系一种社会最小的单元——家庭的存在——但始终无法割断人类进化过程中形成的性交易关系——为了生存。如果你拿一个妓女做例子,你马上会明白性交易是什么。如果你拿一个官员跟一个女子之间的龌龊关系让女子获得好处,你也马上明白性交易是什么意思。但你拿一个良家妇女做例子谈性交易你就特别不能接受。你能想到的最浪漫的事就是陪着他慢慢变老,这,这怎么是性交易呢?没错,你认命吧,好多亿年前就这么定下来的。

好多浪漫的事儿其实都是人瞎编出来的,恰恰符合了你的想象,于是这些想象们一拍即合,就发展到今天这个样子了。人们更愿意相信自己亲手粉饰出来的美好场景是正确的,就像《楚门的世界》制造出来的理想世界一样,就是不想承认人类基因里存在的最本能的东西。

婚姻可以繁衍后代,让物种生生不息。谁都不否认,连黑猩猩都不否认。但是,你愿意随便跟一个人繁衍后代吗?你肯定不愿意,因为法律、道德以及你的喜好审美告诉你,你必须找一个你喜欢且合得来的人在法律程序下结合在一起的婚姻前提下才能繁衍后代。但你的所有判断其实都是基于一种最本能的需求,性交易就是你本能需求当中的一项。我说得太直接了,对吧?实际上就是这样。你想想你周围的人的婚姻,你想想这些人的初衷判断都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上的?退一万步讲,就算他们是出于真正的爱结合在一起,是那么的纯粹,那么的浪漫,那么的童话,那么的情投意合……实际上都是为了性交易——包括你的婚姻。只是,在过去我们为了过分粉饰这种人类的感情,把它绕开了。

科学就是这么残酷。

好吧,你现在回忆一下你印象比较深的明星或者你周围朋友、同事的婚姻,是不是基于性交易的目的?你再看看民俗,结婚干吗要有彩礼?干吗要举行仪式?干吗结婚后要天天像罗永浩和方舟子这对老夫老妻那样吵架?就是在交易过程中出现了不平衡,买方市场啦,卖方市场啦,贸易顺差啦,贸易逆差啦,违反合同啦……用通俗的话讲叫马勺哪有不碰锅沿的。

我之前介绍过一本书《精子战争》,在这本书里,作者认为:“性交易也有程度的区分。从原则上讲,要在‘以性交换取金钱’的传统式性交易,与‘以性换取生活援助、保护与礼物’的长期配偶关系两者之间画出分界线,实在是相当困难的事情。”为什么难?就是本质上一样表现的方式上不同。

在另一本《性别战争》(奥利维亚·贾德森著)里,作者同样提到了动物界的性交易关系。这本书写的很好玩,用Q&A的方式解答了来自地球上各个地区各种动物的性方面的困扰,我大致分析了一下,如果这些动物遇到的问题换成人的话,也同样适用——别老以为人有啥了不起。你仔细看看这本书的英文名字写的是啥?

有一种长尾舞虻,雄舞虻经常会逮到一只昆虫去见雌舞虻,然后一边交配一边共进晚餐。如果你不带点礼物就想跟雌舞虻交配,门都没有。人类一直延续这个传统——你泡妞的时候不都是先带着姑娘吃顿饭然后开房吗?记住,你要准备一个爱马仕或者一套房子才能打动一个美女,否则你就做梦去吧。现实基本上是这样。姑娘们也基本认可这个规则——哪能白白的就上我啊,你要对我负责。负责是什么意思?就是“以性换取生活援助、保护与礼物。”

有位女生又不干了:“我就没有这样,我就是想结婚生子,有一个稳定家庭,我们从来没开过房,我们才不像你说的那么龌龊呢。”没错,啥叫稳定?没有一定物质基础你稳个屁定啊?你干吗不找要饭的啊?你就是那个雌舞虻。

还有一种叫做橙尾响蜜的鸟,雄鸟要想博得雌鸟的青睐,并把这些雌鸟忽悠上床,必须有点见面礼才行——你要准备好一堆可口的蜂蜡供雌鸟小块朵颐,否则,雌鸟压根就不屌你。所以,雄鸟必须把窝建在有蜂巢的悬崖上,这样雌鸟就会飞过来,其实她跟你上床的时候,余光一直盯着旁边的蜂巢,你这边一完事,丫立刻就飞到蜂巢上吃蜂蜡。

一个拥有四室两厅或者你爸是李刚的人,一定比什么都没有的人更容易获得“雌鸟”。一个男生又说了:“我真的啥都没有,一样抱得美人归。”是的,是有这样极个别进化过程中出现的变异现象,或者,只能说你老婆从树上下来的比较早。并且,你也一定给他提供可供性交易的东西,不然你做梦去吧。

《性别战争》用拟人手法,解答了在生物进化过程中遇到的各种各样的性问题。作为动物界最顶级的人类,在进化过程中可能都会遇到这样的问题,只是在后来变得人模狗样之后,把这些现象通过一种道德、文明和规则给压抑下去了。但却总是在不经意间(哎呀,我这个“不经意间”用的太好啦。)把狐狸尾巴露出来一下,而这一切无非是为了繁衍后代,为了更好的物竞天择而已。其实你没错,错的是文明下的规则。

性交易这个词听起来很贬义,你肯定不承认,但你从来到这个世界开始就一直默认。别绝望,你已经没机会回到树上了。

120 个黑猩猩响应 “性交易” 我要当猩猩

我来当猩猩

请输入您看到的数字:

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