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12-06-29 12:07:57 分类: 杂谈

本来我想歇几天,等把一些东西理顺之后再写写过去半个月拍电影的事儿。但我记性不好,趁着还有些残存的记忆,把这段时间的感受写下来。

也许对很多做过导演的人来说,这些感受根本不算什么,但对我就不一样,我始终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导演,只是在这个期间扮演导演,很多感受都比较新鲜。属于挑战自我玩,纯属没事找事儿。

老狼在片场跟我说:“你没事在家看看欧洲杯多好,拍什么电影!”是啊,我干嘛非要这样呢?我设想的几个答案,说出来都有些矫情。我肯定不是为了振兴国产电影,振兴也轮不到我。我想来想去,觉得还是自己性格决定的,喜欢忙碌,丰富中老年人的业余文化生活。或者说,文字的表达对我来说可能到了一个极限了,我再怎么写水平也提高不了多少了,换一种表达方式会觉得很新鲜,或许能找到一些感觉。再或者,找件事蹂躏自己,看看自己的耐心和勇气还有多少。

焦虑:我平时很少焦虑,一个月也就有那么几天,很快就过去了。但这次拍电影,着实让我焦虑一个饱,这种焦虑持续了几乎半年的时间。这半年的时间,我从写剧本到拉赞助,再到最后搭剧组,几乎事无巨细,策划、制片、编剧、导演,几乎都干了。要是开始我想到要干这么多事儿,肯定会放弃的。但是人往往上贼船之前意识不到在往上面迈。我要面对很多自己不擅长的事情,一想起来脑袋就大,于是开始焦虑,失眠健忘。很简单,这次没有人给我投资,钱要自己解决。开机后,前半程焦虑到彻夜难眠,酒精几乎也不起作用。但整个过程下来,真学到了不少东西。

赞助:我只能用赞助的方式把这个故事拍出来,所以要感谢这次提供赞助的单位:韩都衣舍、知哲公关、腾讯、美盈家具和汤臣基金。没有你们,这事我想都不敢想。

拖拉机:本来我计划在今年4月份开机,因为天还不热,摄像机不会因为发热死机。但是赞助的钱迟迟不到位,很多次貌似板上钉钉的赞助,一夜之间就跑掉了。几经周折,终于赞助方确定了,其中包括著名的腾讯公司。腾讯是一家大公司,立项做一件事,审批手续很繁琐,你想想,公司有一万多人,我这点赞助费要经过三千多人签字,少一个都不成。我着急啊,打电话询问,腾讯的负责人说:“我们是家大公司,大公司就该有大公司的样子,我们腾讯体现大公司气派的方式就是立项后必须有三千多人签字。”当这个审批方案做出来之后,他们就像扔漂流瓶一样把邮件发出去,然后转呀转呀漂呀漂呀,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立项终于通过过了,漂到了我的身边。本来两页纸的合同,我收到时已经厚厚的36页,有34页是腾讯各部门领导的签字,三千多个字迹迥异的签名,像仪仗队走过天安门一样壮观。因为等这个漂流瓶子,开机时间向后推迟了两个多月。

客串:这次拍电影,主要角色都由职业演员出演,因为台词多,业余演员从来都是记不住台词的。一些边角下料的角色我会想到让周围的朋友或者黑猩猩出演。重要的在于参与。但这次我是被客串害惨了。有几个人一对镜头居然说不出一句话,反复NG。更有甚者,一个哥们儿在里面串两场戏,演完一场后人找不到了,没办法只能改戏。还有人之前很积极,要求我给他们一个小角色,哪怕是个过路人。但是到了快开拍的时候,人找不到了。好在副导演手里有大量的群众演员,不然非抓瞎不可。这次给我一个深刻的教训,朋友是靠不住的。相比之下,老罗、老狼就很敬业,这么大腕儿,提前侯场,这叫职业!

发脾气:开机之前,制片主任曹伟老师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在现场你一定不要急,有什么事情由执行导演顺子来解决。我也天天提醒自己,不要急,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但这次拍片我压力太大了,跟以前不一样,以前我是瞎玩玩,无所谓好坏。但这次要向国庆和18大献礼,压力能不大吗。开始还沉得住气,后来就失控了,最倒霉的要数胡淑芬老师。作为男主角,我对他的要求很高,一旦他做不到,我就忍不住冲他嚷嚷。反正朋友也无所谓,但这最直接的后果就是胡老师被吓的紧张起来,表情动作僵硬,不出戏了,看着监视器,我感觉是在拍木偶片。执行导演顺子不停地提醒我,但我就是控制不住。可怜的胡淑芬老师,在过去的十几天的时间经历了一次地狱之旅。开机第四天,我忍不住跟制片主任急了,他找来的美工,负责大量的设计工作,但是副美居然连一本杂志的封面都设计不出来,这人还曾经担任过几十集电视剧的美术设计。我急了:“这个杂志封面我两个小时就能设计出来,你9天都没弄出来,今天晚上你给我卷铺盖滚蛋!”然后打电话把制片主任骂了一顿:“你给我从哪找来的一个笨蛋,设计的杂志封面放大后只有烟盒那么大,你让我怎么跟观众交代!”过后我又很后悔,还要挨个向人道歉。

遗憾:拍电影就是在做一件充满各种遗憾的事情。每场戏下来,我都很沮丧,因为没有达到我想要的结果,这可能涉及到演员、场地问题。所以我就暗自发誓,妈逼的将来一定要拍一个几千万大投入只有男女两个演员在一间屋子里发生的故事,一个长镜头下来的电影,免得那么操心。他们说:“那不就是毛片吗。”哦, 还真是。

执行导演:这次合作的执行导演王顺以前做过很多次执导,经验很丰富。如果说几个月后你们看到的这个电影有什么出彩的,基本上都是顺子的功劳,他在剧本的基础上做了最大的发挥,把很多我想不到的东西想到了并且做到了。

职业演员:这次拍电影我用了很多职业演员,男二号、女一号等。开机第一天,男二和男三那场戏,我很紧张,毕竟第一次跟职业演员合作,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沟通,我不能像对待胡淑芬老师那样。所以,那场戏拍下来,我并不满意。但随着慢慢磨合,我知道该怎么跟他们交流了,这些演员经验比较丰富,有些东西你稍微一点他们就马上明白。担任男二号的任大为老师,先前我就是在网上看了一段他在一部电视剧里的视频片段,就把他从丹东薅了过来,让他演一个煤老板。任老师发挥得真好,有时候大家都忍不住笑场。

探班:开机之前,朋友们对我表达了开机后想去探班的愿望,事实上真的开机后,没几个人去探班,因为宋庄这地方太远了,大热天去一趟太不容易了。而去探班的同学,我感觉比在现场工作的人还累,他们无聊地看着我们一遍又一遍地拍啊拍啊。不探班不知道,原来拍电影的过程是那么枯燥和无聊。所以,以后你们要是有探班的想法,一定要想清楚,跟你在大街上看吵架完全不是一回事。艺术创作和看热闹的本质区别是,艺术创作过程是寂寞和孤独的。嗯哼。

34 个黑猩猩响应 “拍电影·关键词” 作为黑猩猩,我要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