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13-04-08 23:15:20 分类: 未分类

最近在云南出差。以后我要形成一个良好习惯,每年北京春天最糟糕的时候,我要到云南避难。这里山清水秀,气候宜人,这时候待在北京,真是太亏了。

此行的目的地是普洱市澜沧县。大家都知道普洱是因为普洱茶,当地政府为了发展经济,就把思茅改成了普洱。我不太明白为什么非要改成普洱。带着疑问我来到了普洱,一下飞机,就看到一行大字:普洱——咖啡之都,恍惚中觉得特别穿越。友情提醒大家,趁着它还叫普洱的时候你们快来,说不定下回他们就改成了“咖啡市”。

坐了四个多小时车到了澜沧县,其实普洱市和澜沧县的直线距离并不远,也就一百公里,但云南的山路九九八十一曲荡气回肠,走了170公里。还好,都是柏油路。2002年我来云南,从中甸到德钦,走的是国道,全是砂石路,那叫一个颠簸啊,人都快颠散黄了,所以云南省的简称是“颠”。

因为入春以来一直干旱,所以放眼望去,那种春意还不太那么盎然,当然比起北京那可好多了。今年是澜沧县成立60周年,举县大庆,那叫一个热闹,县里有个葫芦广场,举行了规模盛大的县庆,各种领导都上去发言,还有歌舞表演,主持人一副董卿和朱军的范儿。我住的招待所旁边有个农贸市场,看得我直流口水,有个做烤鸡的,宣传口号是: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澜沧主要以拉祜族为主,在澜沧县,到处都能看到葫芦标志,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民间传说,一传说就要面临民族是怎么来的问题,比如中华民族是炎帝和黄帝俩人瞎搞出来的,蚩尤想做小三被打跑了,于是就有了中华民族。拉祜族传说他们是从葫芦里诞生出来的,所以葫芦就成了拉祜族的图腾。他们才是真正的葫芦娃。

拉祜族的姑娘都很漂亮,能歌善舞,一路上她们一直唱歌。有一部电影叫《芦笙恋歌》,讲的就是拉祜族阶级斗争的故事。其中的插曲《婚誓》流传至今:阿哥阿妹的情意长,好像那流水日夜响,流水也会有时尽,阿哥啊永远在我的身旁……

今天,我们从县城出发,到惠民镇的糯干,这里有一个傣族古寨,有几十户人家,聚集在山坳里,这是个世外桃源。这里还有著名的景迈普洱茶,有很多古茶树。到了之后,他们用古普招待我们,茶很好喝,戴方戴少爷本来都扛不住了,打算明天返回北京,喝了几口茶之后,立刻精神百倍,浑身是劲,直想撞树。

但不幸的是,就在我们在寨子里游走时,一家房子突然起火,当时我正在距房子不到30米的地方,一抬头,看见房子在冒烟,我就说:着火啦!旁边的人还说:是在做饭。炊烟都是袅袅的,哪有四处乱窜的。我还没跑到房子跟前,火苗已经从两边窜出来了。这时,人们才想到救火,可是没有水。傣族寨子基本上是由一堆木头搭建的,那可是老房子啊,老房子着火,没救啊。实际上,寨子里有消防栓,但是多年不用,根本拧不开开关,最后还是我们司机拿出扳子、锤子,才把消防栓拧开,等高压水龙头的水喷上去的时候,房子烧的早就只剩下铁架子了,前后不到一刻钟。不幸中的万幸是,这座房子正好在山坡上,距离其他的民宅还有段距离,而且今天没风,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就在浓烟散尽之后,一辆警车呼啸而来。怎么感觉像好莱坞电影里的桥段。
(因为没带数据线,所以不能传图片)

45 个黑猩猩响应 “云南·澜沧” 作为黑猩猩,我要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