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13-09-13 2:39:47 分类: 闲扯

今年春天,我去长沙采访。湖南卫视的人非拉着我采访当时正在播出的《我是歌手》制片人洪涛。洪涛很客气给我拿出一瓶娃哈哈格瓦斯,说:“这是我们赞助商提供的。”我当时口渴,就拧开喝了一口,没想到特别难喝,就放在哪儿再没动过。

我小时候在东北喝过格瓦斯,一种带着面包味道的汽水。如果说我还记得小时候喝格瓦斯的味道如今还记得的话,那是完全撒谎,我小时候一共就喝过四回,能记住啥呢?能记住的就是我们从老大哥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社会制度、保尔柯察金以及格瓦斯这个名字。所以我断定娃哈哈格瓦斯难喝跟我小时候的记忆无关,它的确太难喝了,比星巴克的咖啡还难喝。

我们小时候跟格瓦斯叫“gěwási”,听上去特侉,当时长春做的格瓦斯我觉得也不太好喝,后来对这个饮料也就没啥兴趣了。

前段时间我发现我家附近的超市都开始卖格瓦斯了,有秋林和得莫利两种,都是哈尔滨产的。后来发现很多地方的超市都开始卖这两个品牌的格瓦斯了。我喝了几次,觉得还不错,比娃哈哈的好喝多了。

开始我不知道娃哈哈的为啥那么难喝,直觉印象是娃哈哈做什么饮料都难喝这是他们保持的一贯气质。后来才知道,娃哈哈根本不知道怎么做格瓦斯,就用一种非正宗的方式——麦芽汁加上各种添加剂,而正宗的格瓦斯是用大列巴面包发酵的方式,至少还有点营养。

但是哈尔滨的这些企业都没有放眼全国的意识,也就是在关外咋呼咋呼。但有一点,由于娃哈哈舍本钱做广告,反倒带动了黑龙江的格瓦斯打进了北京市场,如果他们都有点魄力,借机打开全国市场,把娃哈哈那种难喝的格瓦斯干掉,倒也是好事一桩。

一个特别经典的故事也许正在上演,妹妹陪着姐姐去一个剧组面试女主角,结果导演相中了妹妹。

27 个黑猩猩响应 “格瓦斯” 作为黑猩猩,我要说两句